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重生之逆歲月 txt-第147章 羅斯大佬安德烈展示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半夜时分,白铄迷糊中觉得手臂有些酸麻,挪动中却觉得触碰到一团软软的东西。白铄朦胧中看去,却发现手臂正搭在熟睡的安娜身上,顿时被这一幕惊得猛然清醒,酒意尽去。
白铄半弓起身子,轻轻的抽回手臂,然后不经意的再次看向安娜,却发现安娜的双眼已然睁开并狠狠的瞪着自己。白铄心里一惊,嬉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吵醒你了,之前有些喝晕了,多谢你了啊。”
安娜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舍得缩回去了,要不要再放会儿?”
白铄甩了甩刚刚缩回的臂膀,尴尬的一笑:“真的可以吗?”
“砰!”安娜反手一劈,白铄被重重的打趴在床上,再也不敢有半分的动静。安娜侧过身去,背对着白铄,再没有多余的话语,房间又显得异常的安静。
天色大亮,白铄才昏沉沉的从床上起来。看了看时间,已是临近中午,安娜却是不见了踪影。白铄拿出电话拨了过去。
“你醒了?”电话里,安娜冷冷的说道。
白铄:“嗯,昨晚的酒可真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白酒加伏特加更容易醉……”
“醒了就好,下次看你还逞能。”
“哎,我说,我怎么觉得身上有些酸痛啊,昨晚我是不是跌倒过呀?”
安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有跌倒,一定是晚上睡觉不老实给碰的。”
白铄没有听出异样,自言自语道:“床那么软,哪有什么东西能碰到……”
安娜:“好啦,不和你说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白铄:“哎,都中午了,你在哪?我来找你吧,也该吃午饭了。”
安娜:“好吧,我去酒店餐厅等你。”
挂掉了电话,白铄径直向着餐厅走去,在路过酒吧时,看见安德烈又在酒吧的一角和几个人玩加州扑克。安德烈估计赌运有些不佳,一脸愁云,脸色有些憔悴,整张桌子上空也是烟雾缭绕。
这安德烈不会是从昨晚一直玩到现在吧?白铄不禁这样想到。
忽然,白铄发现有一人在拿过牌的一瞬间,手上有些小动作,而他旁边的两人正好替他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并同时和安德烈开着玩笑,这其实是转移安德烈的注意力。白铄在大澳时跟着庄连宏可是请教了不少玩扑克的心得,而这种换牌的小伎俩更是瞒不过白铄的眼镜。
白铄犹豫了一番,还是走了过去。
“嗨,白,你的气色不错。”安德烈见到白铄立即站了起来兴奋的叫到。
白铄:“安德烈,那点酒,我还不放在眼里,昨晚要不是有事,我还能和你干几杯。”
安德烈:“那我可是很期待……”
白铄走到了安德烈的面前,拍了拍他那粗厚的臂膀问道:“我说,你不至于从昨晚就一直在这吧?”
异时空之兄弟缘 玖玥12
安德烈苦笑了几声:“是啊,喝到了凌晨,又遇到他们几个,就玩牌玩到了现在。”
安德烈突然向着白铄身后看了看,有些失望的问到:“嗯,安娜小姐呢?怎么没和你一起?”
白铄:“噢,她有些事情,对了她有句话让我转告你。”
安德烈一愣:“安娜?她有话转告我?”
“嗯,是的,她说……”白铄突然贴近安德烈的耳边然后轻声告诉了安德烈对面那几个人在出千,让他自己小心。
白铄说完,冲着安德烈暧昧的笑了笑就准备告辞离开。安德烈高兴的张开双臂突然和白铄熊抱了一下:“哦,我亲爱的朋友,真高兴你给我转达了这么令人振奋的事情,有机会再一起喝酒。”
白铄虽然也不算弱小,可是也经不住安德烈这大块头这样的熊抱,赶紧推开了安德烈,转身寻找安娜去了。安德烈看着白铄离开后,回过头的瞬间,眼神里露出了一丝狡黠……
白铄在餐厅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安娜的身影,正有些焦急,安娜却打来了电话。原来她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吃高丽菜的地方,于是临时改变了决定,想要品尝一下家乡的味道,让白铄过去找她。
白铄根据安娜所说的位置找了半天,再又打了两次电话确认后,终于在一个十分偏僻的位置发现了那家高丽菜馆。
“怎么这么久。”安娜已然点好了一桌子的菜肴,并忍不住吃了起来。
“我说,大小姐,你这位置也太偏了吧,现在又没有手机导航,哪那么容易找啊。”白铄无奈的说道。
“什么导航?”
白铄这才想起刚才自己说漏了嘴,把以后智能手机上才普及的东西给翻了出来。“哦,我正在思考的一个项目,以后或许能实现,通过手机上的地图就能导航到目的地。”
“嗯,快吃吧,很好吃的。”安娜似乎对白铄所说的东西并不关心,桌上的食物才是她的兴趣所在。
白铄这才发现桌上摆满了十几样菜肴,但是每一样都十分的小巧精致,似乎是一筷子就能吃完一整碟菜。“这也太精致了吧,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粗鲁的野蛮人,好的菜肴需得慢慢品味,来试试这泡菜吧,味挺正的。”安娜细心的夹了一块白菜样子的菜,然后又裹了一些其它的料理,放在白铄的碗中。白铄看着安娜细致拿捏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家庭小妇人,和以前凶神恶煞的样子完全不同。
“不饿吗?怎么不吃……”
白铄立刻先闻了闻,笑道:“吃个咸酸菜也被你搞得这么有仪式感。”然后一口将那白菜吞了下去。
“我说这又不太辣,又不太酸的味道,还不如我们家的泡酸菜拌辣椒油好吃。”
安娜冷冷的瞪了白铄一眼,没有理会他,自己吃了起来。白铄知道安娜有些生气了,也不说话,学着安娜的样子,自己动手配制起菜肴来。吃了几口,白铄觉得实在有些太麻烦,累了半天也没吃着多少,话说昨晚喝了酒,现在肚子正饿得咕咕叫呢。于是试探着问安娜是否能叫碗米饭好填饱肚子,安娜连正眼都没瞧白铄一眼,便用高丽语向老板说了几句。
不一会儿,老板便为白铄端来了一碗米饭。白铄一看,说是一碗,那碗就比平时喝茶的杯子大上一号,不过米饭还算十分的香甜可口。不到半分钟白铄便就着泡菜将一碗饭吃得干干净净。
“嗯,哪个……可以再多来几碗吗?”白铄尴尬的笑了笑,又向安娜问道……
店里的生意并不太好,因此店老板也十分的空闲,安娜一边吃一边和老板聊着,可是都是用的高丽语,白铄也大多听不太明白。老板见白铄太能吃了,又免费附送了两份五花肉,让白铄对老板多了一些好感。
一顿饭不知不觉竟然吃了两个小时,安娜和白铄才告别了老板准备返回酒店。一路上,白铄不停的和安娜说着话,一会儿议论刚才的菜肴,一会儿又聊及其它。安娜依旧是保持着既有的冷漠,似乎是在听,却又没有一点的回应。不过白铄早已习惯,他知道安娜貌似冷漠,其实自己说的她都在听在想。
在穿过一条空寂的巷道时,白铄正兴奋的说起一桩趣事,安娜突然拉住了白铄,示意白铄安静,然后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附近的动静。白铄知道安娜是发现了什么危险,也立刻不再聒噪,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两人又缓缓的往前走了几步,忽然从旁边一所好似废弃的小屋里,一个硕壮的身影直扑了过来。只在刹那之间,安娜将白铄往后一推,借着反作用力平地跃起向着黑影临空一脚踢去。那道黑影闷哼了一声,便如同沙袋一般直直的倒在了地上。而由于那人太重,安娜自己也被踢出的力量弹开,连连后退了几步,然后和白铄并肩站在了一起。
这时屋里又涌出了两人,凶神恶煞的向着白铄他们逼过来。在逐渐逼近的同时,两人伸手向着衣服内部摸去,显然是有备而来。安娜一瞪眼,刷的一声从身上拿出了两柄尖刺,紧握在手中准备迎战。而那两人却各自从怀中摸出的居然是一把手枪。
白铄见状心中一沉,知道今天有些麻烦了。安娜却全然不惧,依旧冷静的做出准备反击的样子。
那两人一边小步的缓缓走近,一边将手枪上了膛,分别的指向白铄和安娜。安娜的身躯微微往白铄这边凑了凑,竟将白铄挡在了身后,独自面对着两个黑洞洞的枪口。白铄被安娜的这一行为感动了,但一个大男人岂能躲在女人身后,让一个女人独自面对危险。
白铄从安娜身后走了出来,低声说道:“安娜,你不用顾及我,不然咱俩谁也逃不掉。我能够照顾好自己,你相信我。”
安娜也尽量压低了声音,但有些愤怒的说道:“你闭嘴,一会儿我动手你就跑,记得往岔道里跑。”
这时,那两人身后出现了一道魁梧的身影,一双大手从中间分别掰着两人的肩膀,将两人分开,然后现出了身来。
“白铄?呀,还有安娜小姐,你们怎么在这?”这人竟然是之前刚分别不久的安德烈,而被安娜踢倒在地上那大块头便是之前安德烈身边的一人。
白铄谨慎的瞟了一眼拿枪的两人,小心地对安德烈解释到:“我和安娜刚在附近吃了饭,正准备回去呢。”
安娜依旧保持着时刻反击的状态,更是没有丝毫的放松。
安德烈见状立刻让身边的人都放下枪,然后向白铄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白铄这才松了一口气,也让安娜收回了武器。
天下 無雙 小說
安德烈走到白铄跟前,狠狠的拍了白铄的臂膀一下兴奋地说道:“之前多亏你提醒,要不我还不知道要被那几个米国佬骗多少钱。你知道他们几个现在怎么样了吗?估计下半辈子都得坐轮椅了,哈哈……”
此时的白铄依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看了看其他几人向安德烈问道:“我们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安德烈停止了大笑,回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嗯,你们出现的的确不是时候,不过我相信你们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吧?”
白铄:“那是当然,我一向不爱管别人的闲事。”
“那就好……”
“嘿,安德烈,你不会想就这样放了他们吧?”后面两人有些不满的问道。
安德烈又想了想对白铄说道:“不过为了打消我生意伙伴的顾虑,希望你们能委屈一下,多等一会儿,行吗?”
白铄看了看安娜,安娜略微点了点头。
白铄:“好吧,我们尽量配合。”
安德烈笑了笑,立刻转身过去对那两人说了几句,待那两人点了点头,安德烈才往小屋里钻去。拿枪的那两人,却没有再回到屋里,而是留在外面紧紧的盯着白铄和安娜。
隔着房门,白铄隐约能听见一些屋里的情况。安德烈他们似乎是在里面交易着什么东西,不过对方给了安德烈钱,而货物却是在另一个地方交易,由安德烈用电话遥控指挥着。
很快,一伙儿人从房间里出来,在狠狠的瞪了白铄、安娜一眼后,连同外面看守的两人一起匆忙的离开了巷道。
紧跟着,安德烈也提着个大箱子带着两个大块头从房间里出来,冲着白铄笑了笑说道:“没事了,你们可以走了,希望刚才的不愉快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心情,特别是安娜小姐。”
爱有你才完美 八零二
安娜没有答话,甚至没有正眼瞧安德烈一眼。白铄镇静的看着安德烈说道:“没什么不愉快的,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你的事情,今天的事我很快就会忘记的。”
安德烈:“好吧,我也得走了,你们小心点,最好也快点离开。”说罢,安德烈便也是急匆匆的离去。
“我想我们得赶紧走了,这里不宜久留。”安娜说道。
白铄:“嗯,是啊,咱们赶快回酒店吧。”
安娜:“不,我说的是离开这个地区,离这些人远一点,越远越好。”

6344l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第138章 曙光乍現危機消閲讀-jihdo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接下来的几天里,形势不断的发生变化,“两房”和雷曼兄弟的问题已经逐渐暴露在了公众的面前。刘蜀还得到消息,“两房”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以游说的方式,想要说服ZF利用纳税人的钱来补救“两房”的损失。有人估计游说产生的费用就达上千万米元。甚至“两房”还对下一任总统候选人也提供了赞助,希望他们能在演说中帮助“两房”呼吁。结果因为在两位候选人支持经费上有些差距,使得其中一位候选人心生不满,发表文章对“两房”的过去横加指责,表示如果他成功当选总统,将对房利美和房地美实行永久性的缩减和重组,并承诺不再用纳税人的钱来为经营不下去的金融机构埋单。可以说,米国ZF能成为“两房”的后台,与金钱有着巨大关系。
就在市场一片恐慌之际,有人传出了米国ZF将出手救援“两房”和雷曼兄弟的消息。一直萎靡的股市,居然一时间出现了难得的涨幅,一些专业人士又开始了危机已经触底的言论。
盛世 茶 香
在一片呼吁声中,9月5日下午,米国财政部长“老财”、米联储主席“老储”以及住房金融管理局局长“老金”召开会议,就房利美与房地美的救助计划展开讨论。会议的内容十分保密,刘蜀无论如何打听,却是无法得知会议内容。不过面对这一次的事件,白铄、梁荧、团队的意见倒是出奇的统一,大家都认为米国一定会通过救援两房的方案。虽然如此,众人依然紧张的等待着靴子的落地,这些天,大家都像打仗一样,关注着每一个消息,因为这个时候,稍微有一些风吹草动,就需要立刻做出反应。
终于,在7日上午,“老财”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鉴于过去几个星期中我们对‘两房’情况的调查以及对市场状况的判断,财政部将逐步采取措施来改变‘两房’的现状,维护投资者和纳税人的合法利益。”这标志着米国已经决定救援“两房”,一个金融市场史无前例的救助计划正式启动。
中午时分,ZF对房利美和房地美的救助计划正式公布:一是“两房”由它们原先的监管机构联邦住房金融管理局所接管,两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将被限令离职。在得知金融管理局参与会议时,伟伦和汉斯就提出了相关的判断,让白铄和梁荧不禁对他们的敏锐度和判断力更为欣赏;二是米国ZF将收购“两房”新发行的总额为10亿米元的优先股,这些优先股的年利率为10%;三是ZF承诺在未来将向两家公司分别注入至多1000亿米元的资金,购买相当于它们80%普通股的认股权证,以此来弥补未来损失;四是ZF将向“两房”提供信贷额度,帮助“两房”度过难关;五是财政部计划未来一年内持续购买由两家公司发行的抵押证券MBS。
“两房这是被ZF接管了吗?”了解完救援计划,汉斯问道。
“对,就是被ZF接管了。”白铄肯定的回答了汉斯的问题。
“也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梁荧冷笑了一声。
刘蜀现在总算把心放下了,愣愣的说道:“总算赌对了。”自从得知财政部、米联储、住房金融管理局开会商议救援计划后,昨天刘蜀就开始逆势往股市里砸钱,整整砸里十亿米元进去。现在看到救援计划通过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米国股市应声大涨,带动欧洲股市也在开盘后大幅走高,金融类股票平均涨幅达7%;亚洲主要金融市场也对产生了积极反应。在倭国证券市场,大涨412.23点,涨幅达3.4%。整个市场开始一致看好,信心似乎开始重整,大家都觉得危机的曙光似乎已经开始显现。
不过当天中午过后白铄就让刘蜀开始平仓,毕竟这样的短期反弹,能小赚一点已经足够了,当然白铄所谓的小赚,比起后来王总提出的“小目标”还是高出了十倍的价值。而就在让刘蜀平仓后,白铄突然让刘蜀开始做空“两房”的股票,不光是刘蜀,就连梁荧、伟伦、汉斯等人也是大跌眼镜。
“就算你不看好后市,但也没有必要急着做空吧?现在可是一片叫好。”刘蜀犹豫的说道。
伟伦和汉斯也不赞成这样的做法,觉得有些冒险,毕竟现在大家都在看好,而且“两房”正是关键所在。
威廉一直是直接负责指挥操盘,看着还在继续上涨的指数,摇了摇头:“哦,白,从技术来分析,你这个想法似乎有些不太冷静。”
梁荧冷静的思考了一会,看着白铄问道:“你有把握吗?”
“没有绝对的把握。”
“那你为什么认为它会跌?”
白铄想了想对大家分析到:“你们有没有想过,事实上ZF接管“两房”,虽然有利于两家公司更好地发展,对债务人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对两家的股东们而言却是一大噩耗。如果在一段时间后“两房”开始盈利,那么它们所赚的每一分钱先要偿还房贷的本金和利息,还要向ZF支付每年10%的红利,最后剩余的利润才会留给其他优先股股东和普通股股东,而这部分人得到的回报将会是微乎其微。这样的股票请问各位愿意长期持有吗?”
白铄一番话让大家顿然醒悟,是啊,大家都只注意到了这是一个大利好,但是却忽视了这个计划对普通小股东来说并不太友好。
“可是,目前的股市已经不能用常理判断了,大家都疯了,甚至连那些亏损的股票也在涨。”威廉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梁荧制止了汉斯,看着白铄说道:“我相信你的判断。”然后示意威廉执行。
威廉摇摇头:“好吧,老板”然后吩咐众操盘手开始做空“两房”股票。到收盘时,做空的金额已经超出了十亿米元,而由于股市还在不断的上涨,账面上已经出现了超过三千万的损失。
当天晚上,大家似乎都没有什么兴致玩乐,都在紧张两房股票的事态,吃过晚饭,就各回各屋。白铄独自一人来到最顶层的平台,靠着椅子开了罐啤酒喝了起来。其实白铄心里也是一样的七上八下,之所以做这样的决定完全是基于自己的分析判断。至于记忆里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涉及这些内容。白铄似乎在有意识的培养自我判断的能力,因为他觉得记忆里的那些东西不可能永远靠得住,迟早会因为自己的逆操作而发生改变。即使没有发生大的改变,那么2020年以后呢?那时又该如何?
这时他看见在平台的门口,安娜毅然立在那里,远远的看着他。“安娜,过来吧。”白铄冲着安娜招了招手。
都市异能王 随波漂流
安娜移步走到白铄面前,依然站立着。
“坐啊。”白铄拍了拍椅子。
安娜略微犹豫了一下才在白铄旁边坐了下来。
“我说,以后在我面前别那么冷酷好不好,别像个职业保镖一样。你看赵勇多好。”
安娜没什么表情的看着白铄:“这样不好吗?我本来就是给你做保镖。赵勇是赵勇,我是我。”
白铄笑了笑:“其实,你不觉得我们大家在一起就像兄弟姊妹一样吗?虽然各自负责着一些事情,但是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最好的朋友,甚至像亲人一样。”
“亲人……”安娜低着头低声念叨着“我已经没有亲人了。”
“那现在有了,只要你愿意,我们都可以成为你的亲人。”
安娜抬起头看着白铄,眼神有一些闪烁,最终站了起来“我不需要亲人。”说完便径直的走下楼去。
穿越 之 養 兒 不易
白铄望着安娜的背影,笑了笑:“可惜了,能多笑笑多好。”
电磁风暴 一剑临风
……
果然如白铄的预计一样。由于ZF对“两房”的救助计划,第二天一早,众多权威信用评级机构纷纷将房利美和房地美的优先股信用级别降至“垃圾级”。因为受此影响,当天纽约股市开盘以后,房利美与房地美的股价急剧下挫。看着那一泻千里的线条,刘蜀呆了,威廉懵了,所有人都震惊了。跌20%了……跌30%了,哦,跌40%了,不50%了……“我的上帝,这还是我第一次亲身经历这样的股票。”威廉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截止当日收盘,房利美下跌90%收于0.73元,而房地美则下跌83%收于0.88元,看着最终定格的数据,伟伦震惊的说道:“真难以置信,一年前两家公司的股价可是在60米元左右啊。”
“恭喜你,白,这次至少能赚7亿(米元)。”汉斯一番话打破了平静,然后带头鼓起了掌来,此时团队全体人员都纷纷鼓起了掌,坐在电脑面前的那些人,也都纷纷的起立向白铄表达致敬。面对这样的情景,白铄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眩晕的感觉。热烈的掌声在工作室内环绕,久久没有消散。
“两房”的下跌并么有影响到整体的市场,毕竟“两房”的下跌是有着一些特殊的因素。米国股市整体上还是继续呈现了上涨的趋势,全球各国的股市也纷纷涨跌不一,属于正常的震动范围。
第二天,市场上传出雷曼兄弟的季报将于次日发出,ZF将继续促成雷曼兄弟并购的计划。白铄在工作室内来回的走来走去,大家都看着他,没有出声,现在大家似乎都习惯了按照白铄的意见做事了,这当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终于白铄停下了脚步,看向伟伦说道:“嗨,伟伦,你觉得雷曼的事情会如何发展?”
隋唐之乱世召唤
伟伦思考了一下:“亲爱的白,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开个会,讨论一下。毕竟这个事情的发展关系着我们下一步的重要计划。”
白铄看了看梁荧,梁荧对着白铄点了点头,于是团队中的骨干人员都集中到力量会议室,针对雷曼的问题进行着讨论分析。其实讨论的重点就是对于雷曼兄弟,米国ZF到底会不会救?如何救的问题。讨论了半天,虽然大家的见解都很有独到之处,但是依然对于救或不救的问题没有个结论。
玩转官场
这时,白铄见这个话题似乎暂时没有讨论的必要了,觉得气氛渐渐有些沉闷,转而说道:“不如我们来预测一下雷曼三季度的业绩如何?”
大家一听又纷纷表达起了自己的看法。“二季度亏损28亿,我看三季度也不会少于这个数吧。”汉斯说道。
“雷曼的主要问题还是集中在次贷债上,按照次贷债三季度的走势,结合二季度的季报,我分析雷曼三季度的亏损应该在40亿左右。”伟伦分析道。
“40亿?那可是雷曼前所未有的。”刘蜀吃惊的问道。
衣香 15端木景晨
梁荧淡淡的说道:“现在的危机本来就是前所未有的。”
白铄拍了拍手:“不如这样,我们大家来赌一把看谁最接近,以亿为单位。一人拿个100万如何?”
听到这个提议,汉斯首先相应了,接着大家也都纷纷响应,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又活跃了起来。汉斯猜了32亿,伟伦坚持推断40亿,梁荧猜35亿,刘蜀猜30亿,威廉觉得可能会达到33亿,罗伯特猜测36亿。
先婚厚爱:总裁请娶我 顾笑
这时丽莎拉着安娜进入会议室为大家添加咖啡,白铄开玩笑的拉着她问道:“美丽的丽莎,你也有兴趣来赌一把吗?”丽莎听闻赌法后,吓的花容失色,连忙拒绝,跑了出去,引的大家一阵哄笑。汉斯看着丽莎丰满摇曳的屁股,不禁冲着她吹了一声口哨。
安娜不禁说了一句“下流”。
这时白铄才想起安娜也还在会议室里,于是嬉笑着问安娜要不要来参与一下。一百万米元,安娜还是拿得出来的,本来钱对她也没什么作用,于是答应到:“随便!”
听说安娜要参与,几个男人都来了兴致,纷纷向安娜建议到买那个数字。白铄也问道:“你要买多少?”结果换来的又是一声“随便”。
白铄看了看大家猜的数字,挠了挠头:“看来如果不超过伟伦的40亿的话,目前只有37、38、39可以选了。我看你是女的,帮你选个38吧。”
一听这话,正在喝咖啡的刘蜀瞬间喷了出来。在大家奇怪的目光中,刘蜀尴尬的说道:“没事没事。”这时,梁荧也在一旁暗自的发笑。
“你才三八。”安娜怒目看向白铄。白铄没想到安娜原来连“三八”也知道。只好悻悻的说道:“啊,那就39,嘿嘿39亿。”
安娜没有做声,帮刘蜀面前收拾一番,离开了会议室。
“嗨,白,你选多少?”罗伯特问道。
白铄想了想:“这样把,现在已经有7个人加入了,我出三百万买三个数,把总金额加到一千万如何?”
汉斯笑着说道:“白,你可真滑头,这样你的几率也是最大,看来你又势在必得哦。”
在大家都一直同意后,白铄选择了37、38、41这三个数。伟伦笑道:“白,你真是奸诈,这样只要超过40亿的话,都是你赢了。”
白铄立刻说道:“如果41亿,那算我赢,如果是超过41亿得话,那这笔钱我只要一半。”
待大家平静下来,白铄又看了看大家猜的数据,说道:“游戏归游戏,不知道大家从这些数字发现了什么没有?”
大家这时彻底安静了下来。白铄继续说道:“我们中没有一个人认为雷曼三季度的亏损会低于二季度。也就是说,我们都一致相信雷曼的问题会越来越大。那么,如果明天雷曼的业绩真的非常的糟糕,基于这个条件,大家觉得市场、米国ZF、米国银行、英国巴克莱会做如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