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九百三十五章 黑鍾學會?鑒賞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在亚戈的视野内,那奇异的黑钟之上浮现出了一道道裂纹。
在那日晷般的纹路彻底破裂的那一刻,作为“钥匙”的怀表上,指针陡然倒转了一圈。
怀表之上的指针还在倒转,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一股混乱的力量涌现,轻而易举地碾碎了怀表之上的指针。
也就是这个刹那,亚戈的身躯被一股奇异的阴影吞没。
不过,在他彻底被阴影吞没的那一刻,他的视野中,一个朦胧的、熟悉的人影出现在那里,在让亚戈觉得莫名不安的情绪中,对方没有动作,仿佛放弃了行动,就这样注视着他被阴影吞没。
或者说….
离开。
……
敞开的灰白色大门在地面上遮罩出了一片阴影。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从修道院之内,一路延伸往外的灰白色石制阶梯,泛着奇异的光芒。
萬 界 瘋人院
前一刻意识还被无穷无尽的阴影遮蔽的亚戈,双眼再一次将眼前的光景纳入。
也正是这个时候,刚刚清醒过来的亚戈,听到了一个声音:
“怎么办?我们还要继续探索过去的历史吗?”
过去、历史。
辨认出这两个词的时候,亚戈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不过,这时,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外表,有了些变化。
全身都笼罩在仿佛阴影一般,漆黑晦暗的长袍之中。
而在他的身边不远处,站着一个又一个用包裹严密的服饰遮掩自己身形的身影。
豪门怨:欢期难酬 宝姑娘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类似的黑袍,兜帽边上缀着一根宛如火焰般的奇异羽毛的身影,对着他发出了声音:
“‘噩梦’,你发现了什么?”
意识到对方是在叫自己的那一刻,他思绪微微一滞。
噩梦?
“嗯?”似乎注意到了他这边的状况,在他的前方,一个和周围其他人不大一样,穿着白袍,手提一柄护手有些类似击剑运动中的花剑重剑护手,外侧有两道弯月般的轨迹背向拼合的奇异长剑的高大身影转过身来。
完美,没有缺点,无法渗透。
本能地,亚戈浮现出了这样的判断。
这位足有两米高的奇异白袍人,走到了他的身前:
“‘噩梦’,有什么时间力量的残留吗?”
其他的那些,穿着类似长袍的身影,尽管也都看不到面容,但是,从动作上看,都将注意力转向了他。
亚戈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心脏?
亚戈微微一愣。
此时的他,并没有心脏一说。
很快地,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的身躯,几乎完全由阴影构成,由那种仿佛梦境般虚幻的阴影构成。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边,一个穿着同类黑袍,但是弥散着强烈的暗红色气息的男人说道:
“比起研究什么历史,我觉得我们更应该找机会离开。”
“我们被围困在这里,教会的那些疯狗也不可能都等在外面。”
“他们肯定会想方法进入这里,那么,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趁他们进来的时候,离开这里。”
和其他人有些不太一样,亚戈能够很清楚地辨认出对方是男性。
或者说,其他人的连是男是女的情况,都被以某种手段遮掩了。
“哪有这么简单。”另一个声音回应道,“那群家伙能够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把我们都诱导到这里来,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地留下那么大的漏洞?”
发声者,是个给亚戈无比诡异的感觉的…..人?
尽管对方身上也穿着一身样式近似的黑色长袍,但他观察对方的时候,却诡异的发现,对方身上有很多“部位”是“重复”的。
更准确的说…..
亚戈的感知,仿佛被什么力量折射了一般,原本应该观察到对方全身的感知,在一些部位,被乱序地折射向其他的部位。
甚至……
亚戈所感知到的,其中一些特征,就来自于现在的他——
仿佛陷入了无穷无尽的、螺旋向下的黑暗阴影之中。
似乎是察觉到了亚戈的“视线”,这位连感知也能够折射的黑袍人,向着亚戈看来:
“‘噩梦’?你该不会又在做梦吧?怎么说?像上次一样,做出几个我们梦中人吸引火力?”
校园除灵录3——高校怨灵
这时,另一人接话道:
“能行吗?上次虽然侥幸成功了,但是,很快也被识破了,那群白袍有了焰生种的能力,在认知领域上,除了盛宴女皇,其他人想要和他们对抗太困难了。”
仿佛单口相声般,这个身材略显瘦小的、同样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发出了两种不同的声音:
“该死,也不知道那些巫师到底搞了什么,怎么会连深渊里的那些东西跑出来都没注意到,怎么不再死一遍啊。”
前半句是温和的、有些怯懦感的男声,后面那些情绪有些激动话语,则来自一个女声。
在对方那有些诡异的、手舞足蹈般的动作中,亚戈看到了从对方长袍下伸出的两只手,在身前交叉。
仿佛对抗,又像是更亲昵些的玩闹动作。
而亚戈注意到的是,在这两只手上,无名指上都分别带着一只奇异的戒指。
是对戒。
在亚戈做出判断的时候,一股震动,忽地泛开。
在场,在亚戈周围的十一个人,在这一刻,都忽地向后退去。
亚戈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甚至比起这些人都要快一步。
因为,亚戈能够看到,在他们身上重叠的阴影,做出了后跃退避的动作。
而其他人,对于亚戈这早了些许的,也似乎并不觉得奇怪。
那有根火焰般的羽毛从兜帽中延伸而出的黑袍人,这时忽地喊道:
“在左边!”
几乎是同一时间,亚戈看向了左侧。
从灰白的修道院墙体之上,一个仿佛火焰般的诡异人影钻了出来。
灼热。
也几乎是亚戈做出这种判断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灼热感。
他的心灵,他的意志,陡然被一股不明来源的烈焰吞没、灼烧。
但是……
在心灵焚尽的恍惚感中,亚戈就像是扯动了什么一般——
仿佛锁链卷动的声音中,这股炽热的烈焰,瞬间消失。
戏命师之牌。
亚戈的感知中,一样熟悉的事物,浮现而出。
“收藏家”的能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句话:
“只派你们这些东西过来,就想要覆灭我们黑钟学会,有点太痴心妄想了吧?”
黑钟学会?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 線上看-第八百五十章 死亡降臨!相伴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天空中由雨幕和灵雾形成的巨大触手,仿佛被什么力量击碎了一般,破碎崩裂。
入殓师….不,沉默者的力量?
尸体般巨龙抬头的动作和那雨幕触手的崩裂,前者让亚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视线,想到了沉默者和入殓师通过目光使用的力量。
而后者,也给亚戈确定了这只尸骸般的巨龙,拥有什么程度的力量——
这毫无疑问是能够一击杀死他的强大力量。
轻而易举就可以将他碾碎的力量。
直觉,直觉告诉亚戈这样的结果。
然而,事情不止如此,随着触手崩裂,聚合成触手的原料——灵雾和那些水液,都开始崩塌。
而他的身躯,他以银之血承载既定之光而形成的怪物,那如蛇如鸟,还带着些许虫体感的怪异身体,也在这一刻感受到了随着雨幕触手崩塌而出现的,大片大片的灵雾崩碎形成的浪潮的冲击。
他的周围,那将一切事物定格的力量,被他称为“既定之光”的力量,也在这股冲击之下,毫发无损。
丝毫无损。
然而,代价是…..
汲取了他几乎全部力量所形成的,这容纳他的意识银光巨蛇,身形已经模糊到几近于无。
仅仅是余波,就让亚戈竭尽全力的抵抗消耗殆尽。
这一点,比起“永恒噩梦”中的状况还要夸张。
然而,更糟糕的是…..
在天空中,在那由雨幕形成的触手消失后——
嗡嗡嗡……
呜呜呜……
伴随着震动感,各种各样的,或悠长或短促的鸣叫声响起。
而那腐骸巨龙看上去随时会掉下一块血肉的头颅,也望向了声音的来源处。
从迷雾之中,从灵雾的上方,“海面”的方向,一道又一道巨大的身影浮现而出。
那是一群什么样的怪物?
怪物和并非怪物的东西,一股脑地,仿佛被倒入的垃圾一般,从天空的方向跌落。
一个女人,一个身上长满了各种皮褶,身上鲜红而粘稠的血液,以仿佛失去理智般的嘶叫,在手脚并用地,身形扭曲的爬行动作中,站起身来。
然后——
从她的伤口处,那无数像是腮口的皮褶裂隙中,仿佛有着自己生命的血肉,在这个刹那,撑开了她的伤口,带着骨骼筋膜的碎片冲了出来——
一条又一条的触手。
在几个意义不明的音节后,眼中最后一丝神光丧失,女人的身体彻底爆裂开来,一条又一条,数以百计的血肉触手以完全不符合质量守恒的状态爆出。
小龙女不女
扭曲的触手不断在身体上盘绕,在一声脆响中,在那头颅被扭合的血肉触须捏爆的响声中,逐渐形成了一只怪异的海兽。
有着接近鱼一般的轮廓,但那由无数触手扭合形成,带着鲜血,甚至还挂着一颗眼珠的姿态,即使亚戈已经见了诸多旧日姿态,也不免得有些反感。
然而,这并不是个例。
那些仿佛像是被灵潮冲来的,人类或各种形体奇异的生物,都在这一刻,都在与刚才那个女人近似的畸变中,身躯爆裂,无数血肉触手从体内钻出,又从外反向包裹身躯,形成类似各种海洋生物的畸异身体。
这些怪物在形成的那一刹那,便向着那只腐骸巨龙的方向冲击而去。
冤鬼路第一部
仿佛真正的海洋生物一般以极快速度在灵雾间游荡的触手怪物们,还不断地发出令人难受的噪音。
只是一只,还好。
但这个数量接近百的数字甚至超过时,亚戈也难以对抗。
特别是他现在力量即将耗尽的情况。
蕭 七 爺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我讨厌赌博。”
在永恒噩梦中曾经发生过一次的事情,而今重现,对于亚戈来说,只能是啼笑皆非。
努力地维系着既定之光的同时,亚戈再一次开始构筑悖论迷锁。
依靠着所剩无几的污染力量,银色的丝线和给人凝滞感的既定之光,在亚戈意志下,开始交织。
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将从戏命师之牌中引出的力量——既定之光的力量用来编织构筑悖论迷锁。
……
而同一时间,在亚戈试图在最后关头构筑悖论迷锁的时候,那腐骸巨龙猛地张开口——
随着一声嘶哑的、难听的咆哮声,令人心悸的波纹、涟漪般的黑色随之扩散。
黑色的浪潮汹涌而起,与那一群群畸变成怪物的东西嘶吼出的冲击对撞,撕碎了一大片触手怪物。
摧枯拉朽。
腐骸巨龙的力量,轻而易举地碾碎了敌人。
但是,并非全部。
还有一部分,比如最先开始,亚戈开始所瞩目的那个女人变成的触手怪物,并没有被摧毁。
或者说,只是被碾碎了一半身躯的她,在边缘处快速再生恢复了过来,再次发起攻势。
腐骸巨龙眼眶中仿佛腐烂血肉一般的眼珠,扫向了她。
当它的视线落在身上的刹那,女人的动作彻底停下了。
幕後 黑手
视线落下的那一刻,死亡降临。
招来死亡的腐骸巨龙,仅仅是视线,就覆灭了一大片的触手怪物。
但是,在扫灭一大片触手怪物之后,这腐骸巨龙突然停止了动作。
眼眶,容纳了腐烂眼珠的眼眶内,模糊地映出了一道影子。
一道……
仿佛遮蔽了整个幻影界的巨大阴影。
那是什么?
灵雾?
灵潮?
无穷尽的、笼罩了幻影界的灵潮迷雾,仿佛在这一刻,动了起来。
不,不是仿佛。
那阴影…..
是一只怪物?
不,并不是。
遮天蔽日的阴影,那仿佛没有实质身体,由雾气塑造出的轮廓,赫然是一条触手。
一条有着水体般透明感,但又有着分裂感——
这条巨大的触手本身,仿佛就是由无数触手组成的。
看不清楚具体形状的半透明触手。
这笼罩一切的阴影,纵使是在构筑悖论迷锁中,不能随意分心的亚戈,也做不到无视。
压下来了。
遮天蔽日的阴影砸落下来。
那腐骸巨龙也猛地扬起头颅,腐烂的眼眶内,死寂的力量涌现。
但是,似乎无济于事。
也许有几百几千根触手被这股力量抹灭,但是,对于这仿佛整个幻影界的灵雾聚合起来的事物来说,几近于无伤。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道吼声响起。

爱不释手的小說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八百三十章 序列4——收藏家相伴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这种二极管思维者的眼中,中间地带是不存在的。
亚戈的选择,以二极管思维来说,就是“全都发展”,以大体上说,是“平衡发展”,要准确地说,应该叫偏向发展才对。
是的,偏向发展。
以个别方向为主,全面提升,优先发展个别方向的同时,弥补短板。
从准确描述来看,他反而又应该被二极管归类到“只发展一个方向”那类去了。
靈 劍 山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二极管思维这种动不动就四舍五入、丢掉脑子,不用细看的思维习惯,亚戈着实不喜欢。
而亚戈的方向——
粗略的、以目的来描述的话:
避免战斗、隐秘行动、不被发现、快速结束战斗。
以二极管思维,他的目的可以总结出两种——
1、不打算战斗的胆小鬼、懦弱者。
2、隐秘行动,一击必杀的刺客。
对于这类喜欢不仔细分析就直接给别人“总结”的人,亚戈也只有笑笑而已。
这两种在二极管思维下被塑造出的具体形象,他哪一个都是,哪一个也都不是。
非要给他的倾向确定单个具体的形象,那些人大概会整出一个隐匿在阴暗处,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动手动脚的“小人”、“阴谋家”这样的形象来。
说到底,都不是。
他重视的是给自己一个安稳的环境。
没有安稳的环境,就自己找,找不到就创造一个安稳的环境。
说起来和想睡觉的人差不多。
他就想尽可能减少各种不必要的麻烦,直到找到返回的方法。
正面战斗很强?那又怎样?非必要的战斗亚戈一点都不想打。
破坏力很大?那又怎么样,只要能够达到目的的程度就够了。
目的是杀人,那就拥有足够杀人的力量就够了,目的是破坏什么建筑,那么拥有足够破坏建筑的力量就够了。
目的决定一切,说到底,还是脱不开实用主义,亚戈当然也不打算脱离现实,好高骛远。
概率途径的能力,在“广度”,在范围上,实际上已经足够了。
悖论迷锁只要有参照目标,几乎可以构筑他想要的一切。
有这个“万金油”式的能力,他的各处短板,可以说已经弥补了。
剩下的,就是拔升重点发展的几个方向。
而无论哪个方向,都绕不开“隐秘”。
把“收债人”的能力,以“隐秘”为主题进行改动的话….
参照一下迷雾途径……
一道道线条,在亚戈脑海中,构筑出了轮廓,构筑出了这个偏移途径的序列4,这个以“收债人”和他现有概率途径能力为蓝本的结构画像。
依照脑中越发清晰的画像,亚戈再一次以悖论迷锁开始构筑神秘。
静滞的光影形成的无边之湖上,这没有任何能够体现时间流逝的湖泊之上,一个个悖论迷锁构筑形成又消失。
仿佛凝滞的时空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亚戈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设计”。
也许…..完成了。
上千,上万?
并没有仔细数过自己构造了多少个悖论迷锁,也记不清自己到底已经多少次耗尽了“污染”,每次在污染耗尽的恢复过程中,亚戈都沉浸于对构造出的悖论迷锁进行比较和修正微调。
悖论迷锁虽然是可控的,但也并非完全可控,他只能操纵大致的方向。
就像是往容器里倒水,亚戈能控制的,只有倒多少水、往哪个容器倒水,具体多少水位会呈现什么样的形状,还是由杯子,由能力的参照物来决定。
他的“修正微调”,也只是在控制悖论迷锁的消耗和参照对象的具体细节而已。
这样的过程,不知道重复了具体多少次。
在这没有任何事物能够体现时间流逝的静滞光湖上,亚戈终于停止了动作。
他终于用悖论迷锁构筑出了一个“合格”的神秘。
他的无数次尝试中,绝大多数的神秘,在形成之后就会破碎,也不会产生“污染”,在他供给的污染耗尽后就会直接消失。
而有一部分神秘,会比之前的那些神秘多存续一段时间,原因经过确认,也正是因为能够自产污染。
亚戈自始至终都没有找到什么具体的共通点。
亚戈一开始还抱着“文字虚影中是不是有一部分是专门产生污染的”这种想法。
最后证明,他想多了。
有好多他用悖论迷锁拟造的神秘,其结构中的呈现的拟造纹路,有些是大致一样的,但却一个能够产生污染,一个不能。
经过他一个个比对过后发现,污染的产生和其具体结构应该没有直接联系。
也就是说,不是因为其中的虚影纹路构造成某种结构后就会产生神秘。
换个通俗的例子,他一开始觉得这些纹路虚影和能力,就像代码和程序,能够产生污染,亚戈也认为应该是某些“代码”的原因。
但并非如此,他的比对中,甚至有几个他通过消耗大量污染制造出来的,几乎完全相悖的神秘,虚影纹路结构上甚至没有多少相同的地方。
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完全相悖的神秘,是能够产生污染的。
也就是说……
能否产生污染,并不是由纹路虚影本身决定的。
这一点,对于亚戈来说其实影响很大。
他之前对神秘的认识,就是那套代码和程序的认知,认为内部的纹路虚影决定了一切。
但是,现在并非如此。
“神秘”并不是随意构造的。
就好比…..
水。
亚戈想起了之前自己思索的例子。
神秘本身,或者说神秘的虚影纹路,是水。
而是否能够形成神秘,则是由另外的因素决定——容器。
可以产生污染,能够稳定存续的序列,就是“容器”。
而虚影纹路本身,其实应该算是容器里的水….
不,应该说是容器内的装饰?
亚戈一时间并不能想到更贴切的比喻。
不过,这些以后有机会再想了。
现在,更重要的是眼前。
以收债人能力为对象,以自己的序列为蓝本,他制造出的无数个悖论迷锁中,那些能够稳定存在的拟造神秘,他挑出了一些最符合他要求的。

zc4s7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零四章 沒有黎明的世界鑒賞-k2tp8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他清醒了过来。
他醒了过来。
在一个奇怪的教堂里。
“西鲁!西鲁!”
他因为一个声音而醒了过来。
刚刚睁开眼睛的他,前方只有一片黑暗。
不,准确地说,是他的前方被黑暗占据。
循着声音,逐渐恢复意识的男人扭头望去。
在他的视线内,一簇簇火苗正在仿佛壁挂式油灯的事物上燃烧着,缓慢地照亮着周围的景色。
在这寂静的教堂中,缓慢地照亮一切。
而那个声音…..
在最靠近左侧边缘的一盏壁灯的下方,在那被灯座挡住而形成的阴影下,他看到了一位少女。
一位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她身着一身黑色的长袍,额头上顶着有侧转的“8”……代表无限的符号的布带额饰。
不,与其说是额饰,倒不如说是眼罩了。
这有些宽大的额饰,将她的眼睛也一起遮住了。
不过,“无限”?
为什么这个符号是代表“无限”?
则是夜之主人的徽记啊。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忽地注意到,自己的脸上,也有类似的眼罩。
但是,他并没有因为眼罩而被遮蔽视野。
虽然脸上有这像是面纱眼罩般的事物,但他能够清楚地看到一切。
“你怎么了?西鲁?”
少女清亮的、和外表那副看上去显得阴沉不符的声音响起。
鲁西?
“是的,我现在是西鲁,西鲁·厄斐。”
他不由得恍惚了一下,很快,他便开始质疑这个想法。
“西鲁·厄斐?”
几乎是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轮廓——
矩形的、薄薄的事物。
上面还有图案,但是…..看不清。
微微皱起眉头,西鲁将纷乱的思绪甩开,对着少女回应道:
“现在该走了吧?把教堂的门关上。”
自然而然地,西鲁说出这样的话,然后,他站起身来,从教堂内摆开的长椅上离开,走到了教堂内唯一的雕像前。
那是一座人像。
西鲁只能看出这些。
人像的姿态是身上裹着黑袍的人,长袍并不贴身,线条中也没有胸部腰部这些能够作为依据辨认的特征。
以人立的姿态,右手扯着兜帽长袍的边角,将面部也遮盖住了。
看不见面容。
这就是他所信奉的主。
在这暗无天日的黑色世界里给予人们庇护的“夜之主人”。
所有人都受到祂的庇护,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和莎娜一样虔诚。
信仰祂的人,会称“吾主”。
尊敬祂但不信仰祂的人,会将祂称为“夜之主人”。
不尊敬祂,但也没有什么反面态度的人,会用“无面者”这样有些不敬的直接描述。
而那些卑劣的亵渎者,总会用各种不敬的称呼。
西鲁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事情。
让他有些……生气的内容?
超级进化
虽然说自己在生气,但是,西鲁却莫名有着疏离感…..
自己,真的在生气吗?
这个问题,让他原本习惯性地在胸口划出圆环的祈祷手势在刚开始就结束了。
“你到底怎么了?西鲁?你有点奇怪。”
有着清亮嗓音的少女,他最好的朋友、和他一样是吾主信众的女孩——莎娜。
“不,没什么,只是在苦恼教会的情况。”
西鲁很快就想到了说辞。
他和莎娜并不是出生在这座教堂的人,但也差不多。
准确地讲,是莎娜差不多,那位和蔼的老修女在离世前,收养了几个遗弃的孩子。
莎娜,是其中之一。
而自己,则是被父母托付给了修女之后离开。
只是,他们没有再回来。
是出了什么意外还是放弃了他,西鲁并不在意,较之其他人,老修女和其他的孩子们,才是西鲁真正的亲人。
真正的?
西鲁的心中再次浮现出这个带着反问语调的声音,让西鲁不由得有些烦躁地转开了视线。
这座老修女用一辈子支撑的教堂,支撑着这座破败的教堂,供养着她收留的孩子们,在这个小镇上,也是举步维艰。
而自从老修女去世之后,再也没有收入来源,原本的大多数孩子们,也都离开了教堂。
有几个孩子会经常寄钱回来,有几个孩子会偶尔带着钱回来。
一直留在教堂的,只有他和莎娜。
而除了几位镇上的老人外,几乎没有其他信徒会来这个破落的教堂祈祷,但他们也没有什么钱。
他们偶尔捐来的钱,最多也就是让两人过上两天能吃饱的。
但是,这也只是之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离开教堂的孩子们,他的“兄弟姐妹”们,基本不再送钱回来。
该去外面做点事情了,不能让莎娜饿肚子。
西鲁自然而然地冒出这样的想法。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中再次冒出一个声音:
“蛀虫,两只蛀虫,两只卑贱的蛀虫。”
有些模糊,但是,这声音毫无疑问是属于自己的声音。
油然而生的怒气很快消失了。
是啊,自己和莎娜不去做事,就只靠其他兄弟姐妹送回来的钱、靠着信徒们的捐助,不就是蛀虫吗?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在这个教会里生活了十七八年,也是时候离开了。
为了莎娜。
他看向了莎娜:
“我打算到镇上帮工。”
听到他的话,莎娜似乎有些慌乱,即使因为上半张脸被遮住无法看见,但是西鲁还是能够察觉到少女的情绪变化:
“为、为什么那么突然?”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是啊,为什么呢?
西鲁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呢?明明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了,他也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会突然做出改变呢?
他也想不到,但是….
西鲁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呢?明明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了,他也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会突然做出改变呢?
他也想不到,但是….
“为了吾主。”
九重天上美厨娘 民助
西鲁找到了借口,可以安抚莎娜,也可以让自己的行动名正言顺的借口。
“教堂是时候修缮一下了。”
他这样对着少女说道。
“为了吾主。”
西鲁找到了借口,可以安抚莎娜,也可以让自己的行动名正言顺的借口。
“教堂是时候修缮一下了。”
他这样对着少女说道。

1787a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章-c4cqb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从之前的状况来看,“戏命师之牌”与“异骸之书”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异骸之书”压制“戏命师之牌”。
匆匆那年
目的是什么?为了控制戏命师之牌?
目前尚未得知具体原因,但是,从戏命师之牌被压制封印这点来看,与此事无关的可能性反而很低。
在阿蒂莱的描述里,“戏命师之牌”是“迷途者”的遗物。
那群和“巫师”不知道有什么具体联系的“迷途者”,到底在这些事情里起什么样的作用?
无关?
那是不可能的,迷途者中可是有一个特意监察“镜世界”的机构的。
他好像得到了很多的情报,但是,他实际上又缺少了很多情报。
但是,忽地,他感觉到了戏命师之牌传来了一股微弱的触动感。
察觉到这股触动感,让亚戈瞬间绷紧了神经。
但是,很快,他也发现了这股触动感和之前不一样。
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他并没有什么时间仔细思考。
机械老头的声音再次在齿轮转动的声音中响起:
“‘蛇’还会来找你。”
“在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对抗之前,你如果再进入这里,它还会再次出现。”
鬼面邪王腹黑妻
“这里是距离梦境孤岛最近的‘镜世界’。”
说完之后,机械老头那似乎没有完全机械化的眼瞳,再次浮现出些许空洞感。
然后…..
不动了。
亚戈不由得愣住了。
尽管在这里,怪盗的感应几乎等于失效,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还是能过感知到目标的状况的。
这个老头……死了?
这个结果,是亚戈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们有一句话说的没错。”
“诸神的国度互相连通。”
“从这里,你可以去往其他的镜世界。”
站在镜世界的“边缘”,亚戈的脑海中不由得回响着那个机械老头说过的话。
不,应该说…..
使徒。
亚戈终于回想起来刚才那种感觉为什么那么熟悉。
那个机械老头,或者说,那个机械老头制成的衍生物,是由那位使徒控制的。
黑暗 精靈
没错,这个城市的控制者,就是亚戈之前见过的那个,在放逐城市的仪式中见到的那位使徒。
而且……
他的感知,并不是指向具体的哪个地方。
而是…..整座城市。
这座机械城市,这个完全由机械构筑的瓦威市,都处于那位使徒的控制之下。
甚至……这整个城市,都是那位使徒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更重要的是…..
这座机械的城市,只是这个镜世界的一部分而已。
至于为什么…..
亚戈缓缓抬起头,鸦眸向着天空看去。
他的视野尽头,是一座无比巨大的机械城市。
的确是阿拉贝拉。
神鬼再 流云飞
上城、下城。
要不要在这个城市继续停留?
当他发现那一座座城市的正体,就是那位“使徒”之后,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而且,如果继续在这里停留,他也会被镜世界的力量逐渐同化。
成为这无数机械构筑的国度中的一员。
殇语问情
白夜宵烛
“阿拉贝拉…..”
低声念着这个名字,亚戈看了一眼那位“使徒”交给自己的东西。
准确地说,是通过那具被接管的“机械”,那个老头交给他的。
一块看上去像是怀表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意外到了梦境孤岛,它可以为你指引离开的方向。”
“向着0点的方向走。”
亚戈并没有完全信任对方,但是,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没准能够保命。
而且,让亚戈最为意外的是….
这个怀表上,只有12个数字。
亚戈之前,在物质界见到的钟表,上面最少也有13个数字。
将1到26全部排出来,甚至还有个类似秒表的十分小圈那种规格的钟表才是最多的。
但也正因如此,他不由得疑惑起来。
这个怀表为什么是对应24小时的?
26个小时,是物质界,是“秽壤”的特殊之处?
物质界是“镜世界”,而不是前世见过的、很多奇幻作品中的“主世界”那般。
这一点,亚戈已经意识到了。
而且……
根据之前从“舞女”那里听到的,她的世界观,还有阿蒂莱和那位使徒以那个机械老头之口告诉他的事情。
这个世界的架构,或许类似于“世界树”。
那位“舞女”所提及的,关于“血宴之森”和“德拉帝国”以及其他国度之间的管辖,给他一种北欧世界树的感觉。
再加上……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了一副画面,一副图画。
这个世界的“地形”图。
首先,最重要的是“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从之前获取的情报,亚戈预想中的画面是,“尽头之塔”位于在结构上接近卡巴拉树的“赫犹之树”的一个个质点的位置。
而“镜世界”,则是一个个质点间的连线。
这个想法萌发出来后,一副大致的“地形图”,以极快的速度在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来。
尽头之塔、起源概念“终结”,对应质点7。
其周围,有对应7-6“死神”的死灵途径,对应“死海”。
然后是对应7-4的“命运之轮”的概率途径,对应“既定之湖”。
然后还有对应7-8的“节制”、“艺术”的秘密途径,对应“无知之海”,或者说……书中世界?
还有就是对应7-9的“星星”的星辰途径,对应“永眠之河”。
与质点7相连的,只剩下最后一个7-10对应的“月亮”,也就是黄昏途径。
但是,那位旧日的死神,并没有这个权柄,黄昏途径的权柄,黄昏途径力量来源的镜世界,并不为旧日死神所掌控。
那么,由谁掌控?
这一点,在亚戈的脑内的“地形图”构建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很清晰了。
黄昏途径是7-10,对应的镜世界,其掌控者,其对应的尽头之塔,应该就是对应质点10的。
质点10有那些路径?
妃 醫 天下
8-10的“审判”。
9-10的“世界”。
7-10的“黄昏”。
质点7的掌控者,从那位“使徒”的描述中可以听出来,是“死海”,对应了7-6死神路径,死灵途径的主人。
一个“质点”,要控制和影响一座尽头之塔,就需要是对应路径,对应镜世界的。
银月飞霜
而且……
“十神教会”。
亚戈再一次想起了这个称呼。
十神对应十个质点?十座尽头之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质点10的控制者,应该就是“黄昏途径”。
对应了黄昏途径的镜世界的主人。

jf440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七百八十八章 鏡世界推薦-9yc0d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这些机械医生们,毫不避讳地在拆解着一个个被送出角斗场的交战者的身体,仔细地研究和处理他们体内的机械结构,有的甚至就直接在拆解大脑。
真是…..魔幻?
这种另类的异样感,让亚戈都不由得感慨。
与此同时,亚戈见到了一些跃跃欲试的、正在等待上场的交战者。
帶著系統穿歷史
逐暗傭兵團
似乎准备上场的人们,在低声交流着。
巫妃来袭
随着奥凯兹的步伐,机械乌鸦姿态的亚戈,在体内传出的机械齿轮转动声中,挤向角斗场的观赛台。
忽然,亚戈从嘈杂的机械声中听到了一段话:
“……你们都应该知道我们这次的计划,这个城市之外的风景,这个城市之外的景色!我需要一些伙伴,并不是我害怕在前进的路途中遇到危险,而是我担心我的见闻无法留存……”
一个有着接近四十岁中年人外貌的机械人,在仿佛钟表一般的机械眼球转动中,对着围拢在他附近的男女说道。
冒险者?
亚戈不禁有了些兴趣。
不愧是离经叛道者聚集的地方。
很明显,这群人,这群生活在盛景世界中的人们,在物质需求得到了满足之后,有了其他的需求。
人的需求,是无穷尽的。
有了吃的,还需要穿的,有了穿的,还需要住的,有了住的,还需要玩的…..
在一个个需求被满足之后,在一个个物质需求得到了满足之后,他们会有精神上的需求——
满足那潜藏在基因中,本应该在自然选择中淘汰却被文明保护下来的需求。
这些机械人为何拥有需求,如何拥有需求,是亚戈目前还无法理解的事情。
但是,很明显的是,这些机械人和“正常人”除了身体结构之外,亚戈还没发现太多的差异。
鳳凰債
一群在这个缺少争斗、各种需求都被满足,所有人都随着兴趣自由地向着自己爱好方向发展的城市里格格不入的人。
这群拥有着会违背社会秩序,会破坏社会秩序的爱好的人们,也在试图表达自己的爱好。
他们会怎么做?
前世的经历,让亚戈并不陌生。
与亚戈记忆中的人们所不同的,只是他们违背的社会秩序不同而已。
奥凯兹带着生锈外观的身躯靠近到一处吧台,机械的手臂重重地拍在桌面,发声道:
“我要一——”
“交换零件!”
还没等奥凯兹说完,吧台内仿佛酒侍一般的机械人就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什么交换零——”
奥凯兹刚说出这句话,脖子就是一紧,一只巨手硬生生地将他抓了起来,扔向了门口。
随着金属落地的巨响,奥凯兹的身体砸落在地面。
乌鸦姿态的亚戈,在这一过程中,并没有做得太过显眼,只是飞了起来,没有随着奥凯兹一起被扔出去而已。
看着地面上发出低声“痛呼”的奥凯兹,又看了一眼其他靠近到吧台的机械人,亚戈颇为怜悯地转回视线:
可怜的奥凯兹先生,虽然你的想象力很丰富,但是,貌似你还没意识到,这就是所谓的资本萌芽。
交换零件?
或许称之为钱、货币会比较容易理解。
那个身高超过两米的机械壮汉没有解释什么,面无表情地奥凯兹抓起,丢了出去。
无需别的言语,奥凯兹的表现,已经证明了他对这里并不算熟悉这个事实。
而亚戈没去理睬自己被再一次赶出去的奥凯兹,只是默默地转过头,看向了另一个人。
一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注视他的人。
一个有着让亚戈有些熟悉感的人。
随即,亚戈的“震动反馈零件”听到了声音:
“外来者,要交流一下吗?”
压下心中冒出的情绪,亚戈向着对方飞了过去。
接着,那个发声者,那个男人,在周围一群人被机械壮汉惊到而陷入安静的氛围中,缓步走向了另一侧。
……
“怎么发现我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压下心中的情绪,亚戈对着面前一脸“笑容”的机械男问道。
他拿起了一个金属质却有着透明感的杯子,呵呵笑道:
先誌
“要不要来一杯?”
要不要来一杯?
女配逆襲之若妳愛我如初 千羽瞳
亚戈鸦眸眯起,看了他一眼。
虽然这个机械的城市很奇异,但是,亚戈也不可能觉得这里是个正常的地方。
一开始,他认为这里可能是“书中世界”。
但是,随着对一个个机械人的观察,随着对自己的观察,发现自己的认知并没有被改变的情况,他否定了“书中世界”这个猜测。
雲英花嫁 愛璦壹生
但是,这里,毫无疑问,是“镜世界”。
至于是什么镜世界…..
这种机械规整的造物四处分布,整个城市机械化物质化的状况,还有别的可能吗?
“蒸汽”途径所对应的镜世界。
尽管阿蒂莱没有一一说明,但是,“迷途者遗物”分别对应了一个镜世界这个状况,他还是能理解的。
在阿蒂莱的表述中,序列途径的源泉,所有非凡者力量的源泉,都是来自镜世界,来自镜世界的“扭曲”,来自巫师力量的遗留,来自“污染”。
所以,掌控了镜世界,就等于掌控了一个途径的权柄。
所谓的“神明”,就是以某种方式控制了这些镜世界,获得权柄的存在。
而且,亚戈还有一个证据。
“污染”。
每一个“镜世界”,都是巫师的强烈自我意志的体现,巫师力量的体现,拥有强烈排他性、同化性的力量。
中序列非凡者会逐渐开始对外界产生污染式的影响,高序列的“使徒”甚至能够直接扭曲外界环境的事情,亚戈也是亲眼见证的。
而其中,“蒸汽”途径,亚戈更愿意称之为“机械”的途径,那位曾经见过一次的高序列“使徒”的力量,亚戈记忆尤新。
用一个词来概括,大概是…..规整?
就连杂乱无章的概率之线,都因为那位“使徒”降临而变得规整有序。
那也是亚戈迄今为止见到的,唯一一个不会对其他“秘光”产生排斥和驱离的“污染”特性。
来到这里之后,他的力量,他体内的神秘虚影,并没有感受到排斥和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