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起點-第五十一章 事了拂衣去熱推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少主!”
喝声伴随气劲破风声同时响起,一名鬼叉猡飞身扑至,挺枪直刺步惊云后心。
噗!
步惊云随手从绝天胸口将无双剑拔出,然后头也不回的一剑反刺而出。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嗤”的一声。
枪尖闪着森寒光芒在离他身体三寸之处戛然而止,无力的掉落在地,那名鬼叉猡已然中剑丧命。
眼见聂风危险已除,步惊云再次冲杀而出,鬼叉猡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人数飞速减少。
无双剑下顿时又添无数亡魂。
浓烈的血腥味传弥漫开来,聂风皱皱鼻子,终于也回过了神来。
绝天的死对他来说并无太多感觉,只是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颜盈,跟着就见雪饮横空而起,寒气逸散之下,令四周凛若寒冬。
“天儿!”
颜盈抱起了绝天的尸体,脸上泪如雨下,心中更悔恨交加。
她不恨步惊云,只恨自己。
觉得这一定是老天爷对她的报应,才让两个儿子险些手足相残,导致最终酿成了如此惨祸。
轰!
大锦 夜半微风之老鬼
似晴天霹雳的巨爆声从紫叶林中传出,其中还夹杂着拳脚碰撞的砰然声响,密集且迅疾。
却是任以诚和拳道神还在交手,听声音便可知两人战况的何等样的激烈。
在这短短片刻之间,两人已对拼了数百招,且逐渐转移了战场。
天下无双(电影小说) 今何在
紫叶林中的树木不堪摧折,连连应声爆成粉碎,愈显稀疏之下,露出了里面已千疮百孔,遍布拳印的地面。
眼下黎明将至,辰光不显。
仿佛日月也因为两人的决战,而变得黯然失色。
“好小子,再接老夫一拳。”
拳道神攻势如潮,连绵凶猛,说话间右拳直取中宫。
他多年前傲视东瀛,苦无敌手,今日甫一脱困便遇到任以诚这般前所未有的强劲对手,可谓见猎心喜,不由战意如狂,愈打愈盛。
交手至此,拳劲霸道始终,丝毫不见衰弱,拳怕少壮这句话,在他身上完全得不到体现。
任以诚纵身而起,避而不接,随即凌空一记鞭腿重劈而下。
单论拳法确实对方更胜一筹,若想战而胜之,只能令行他法。
呼!
拳道神只觉头顶劲风沛然压下,间不容发之际,躲无可躲,唯有以双臂交错封挡,硬接此招。
砰然一声。
风神腿一式‘风中劲草’快绝强劲,势重如山,拳道神身受此招,却只双腿微屈便即化解,竟是压他不住。
任以诚身子一侧,左腿接着一式‘雷厉风行’,直蹬面门。
“哈!”
拳道神狂笑一声,左手拨开任以诚鞭来的右腿,同时右手顺势翻肘迎上,真力过处,拳殛虚空的力道凝如金刚磐石,顿将他反撞出去。
任以诚人在半空,不等拳道神动作,急使‘暴雨狂风’。
就见他身形微微一晃,霎时人影漫空,腿风呼啸,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笼罩而下。
前后往来,倏忽左右。
任以诚招快如风似电,拳道神应接不暇,登时阵脚大乱,连中数腿,踉跄后退。
“给老子滚!”
拳道神接连受创,心中渐感急躁,恼羞成怒的大吼了一声,硬生生再受一腿,趁机摸到了任以诚的踪迹,瞬即一拳轰出。
拳劲隔空而发,电光石火间已击中任以诚,从他胸腹之处透体而过。
但不等拳道神高兴,任以诚的身体竟突然消散,却原来被击中的只是快至留形的残影。
拳道神不禁错愕。
就在这时,真正的任以诚已凭借绝世身法,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狼王印’出招如风,左手直扣肩头,同时出脚,“嘭”的一声,踢在了他后膝腿窝之处。
拳道神猝不及防,立时单膝下跪,被擒拿在地。
惊骇间,他急忙运劲挣脱,却觉肩头一紧,似被一个大铁钳夹住,更有股雄浑莫御的真气透入体内经脉,一时间竟动弹不得。
“老头儿,你输……”
任以诚挑眉一笑,岂料口中那个‘了’字还未说出,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道似惊雷般巨大的爆炸声。
连带着脚下还有剧烈的震动发生。
‘轰隆’一声,整个紫叶林的地面骤然分裂了开来,更崩开无数细小的裂缝向四周蔓延。
最可怕的是,这条裂痕赫然正好从任以诚和拳道神所在之地贯穿而过。
两人只觉一阵地动山摇,脚下一空,登时齐齐坠下了裂缝。
拳道神乍觉体内侵入的劲力一缓,当即趁隙逃脱。
却是任以诚方才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了一瞬间的分神,不过眼下如此情形,他也无心再斗。
猛提一口真气稳住身形,旋即脚踩落石借力,腾空而上。
“小子,哪里跑。”
拳道神大喝一声,双腿在裂缝石壁上用力一蹬,似猛虎下山般直奔着任以诚飞扑而去。
“老家伙,你疯了。”
任以诚没想到对方竟如此不管不顾,脸色顿时有些发黑,暗自咬牙。
“给我儿子陪葬吧。”拳道神森然大笑,神色语气俱是疯狂无比。
裂缝还在扩大,四周不断有碎石落下。
武震九天
任以诚纵有绝世身法,面对强敌临头也无暇闪躲,无奈只得应招,脚下再次踢中一块落石,悍然一式‘排山倒海’迎了上去。
砰!
拳掌交击,气劲激荡。
两人各自反震而出,周遭落石亦被震飞出去,无从借力之下,再度向下坠去。
“任兄,有人炸岛,快上来。”聂风焦急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你们先走,我自有办法脱困,不用管我。”任以诚话音未落,人已在聂风的眼中越来越小,沉没于深渊之中。
地面上,爆炸声环绕着无神绝宫不断响起,整个岛都处于山崩地裂之中。
聂风和步惊云已带着无名急冲而出。
“颜盈,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破军看着还抱着绝天尸体的女人,心急如焚。
颜盈看着怀中的儿子,依依不舍道:“我不能扔下天儿不管。”
“顾不了那么多了,这里是他的家,就让他留在这里吧。”破军一把强行拉起了颜盈,横抱而起,运起轻功向宫外掠去。
与此同时。
裂缝中传出了任以诚恼怒不已的喝声。
“老家伙,看咱俩谁命大。”
任以诚看着还在纠缠不休的拳道神,终是被耗干了耐性,言罢急催体内经天皇气游走全身。
极星辰,穷轮回,尽虚空,至刚至柔,至快至巧的至极之招凝于右拳之上,磅礴而出。
气劲翻涌,咆哮如龙。
“拳殛无量!”
拳道神不由心神一紧,亦暴喝一声,旱雷般的拳劲横势出手。
两个盖世绝顶的高手!
两股惊世无匹的强悍力量!
伴随轰然一声,撞击在了一起,所发出的动静竟把岛上此起彼伏的爆炸声都给掩盖了下去。
岛外的一处海面上,一艘小船疾驰而去。
船头站立着一名青年,脸上带着得意的冷笑,双手环抱当胸,露出满是伤痕的手臂,赫然正是绝心。
“天皇这个老狐狸,费尽心思最后却是便宜了本少爷。
如今东瀛和中原的神字辈高手都已尽数葬身火海,这天下从此就是本少爷的了,呵呵哈哈哈……”
埋在岛上的火药,正是天皇先前所说的‘红子’。
另一边。
天皇巨船所在的岸边,聂风、步惊云和无名,均忧心忡忡的看着无神绝宫的方向。
任以诚虽交代了他有办法脱身,但此刻岛上的情形,已经严重到人力难以抗衡的地步了,由不得三人不担心。
又过了片刻。
无名轻叹一声,正准备叫两人先上船时,突然看到无神绝宫的方向,那冲天火海中隐约有一道人影冲了出来,且速度奇快无比,须臾便至眼前。
“不是叫你们先走么。”
任以诚挥着手向他们走了过来,身上的衣服有被火星燎过的痕迹,略显狼狈。
“一起来,一起走。”步惊云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上明显缓和了几分。
“拳道神呢?”聂风问道。
任以诚回头望向那片火海,微笑道:“下去找绝无神算账了。”
“神州终于能够恢复平静了。”无名不由松了口气。
任以诚撇了撇嘴,暗道这才哪儿到哪儿。
四人回到了船上。
破军已带着颜盈先一步赶了回来。
“云大哥!”于楚楚一见步惊云,立时眼圈泛红,一把扑进了他的怀中。
“楚楚!”步惊云抱着怀中的妻子,心中一阵庆幸。
世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失而复得,其中美妙滋味,纵然是不哭死神也不免深受影响,欣喜之下眼眶中竟泛起了水光。
武魂冢
“好家伙!”
任以诚激动莫名,连忙化出了争锋和绝世好剑递了过去,就听‘啪嗒’两声,先后两滴泪水落在了刀剑之上。
一息,两息……
时间在众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悄然流逝。
但任以诚预想中刀剑开锋,光芒四射的场景却并未出现。
传说中的至热之物,不哭死神的真情泪,居然不管用了!

ufpgj精品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四十章 刀劍橫空-9d22b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废铁再多一块,也还是废铁,看来你小子计止于此,想破老夫的金身,痴人说梦!”
绝无神仗恃金身不灭,仍旧肆无忌惮,纵然已身负内伤,却犹自目空一切。
“枉你也是威震一方的武学宗师,岂不闻,利剑无威,剑利方为杀人器的道理,行与不行,你先接下我这一招再说。”
任以诚油然一声轻叹,话音落下之际,体内经天皇气沛然运转开来,纳混沌,分阴阳,凝化日月双劲。
霎时,浓云蔽日,天地为之变色!
眼见如此惊人威势,绝无神顿觉此招非同小可,不由心下一凛。
当即暴喝一声,沉腰坐马,强催十成功力,展开护体气劲,迸发出一道金灿灿的气芒,将他笼罩在内。
定制婚宠:少帅,请矜持!
雄浑霸道的真气,登时将他脚下的砖石震成粉碎。
随即。
任以诚双臂一振,身上一股凌厉绝伦的锋芒之气冲霄而起,手中刀剑同运。
無敵 煉 藥師
刀起纵横‘千里不留行’。
剑御诗仙‘飞剑决浮云’。
倾尽他毕身功力,日月双气化转刀罡剑劲,以‘黑寒’的吸摄之力,尽数聚集在争锋和绝世好剑之上。
在场众人只见一片漆黑中,金蓝双色气芒交相辉映,将任以诚环顾在内,流光粲然夺目。
長 媳
“混沌无极,诗仙纵横,日月同天!”
任以诚沉声一喝,刀剑随之脱手,犹如两条出海狂龙,交缠旋飞,带着咆哮般的呼啸声,破空激射而出。
锋芒过处,三分校场的地面登时如纸帛撕裂,瞬间被一分为二。
招未至,势先到。
绝无神陡觉全身上下如遭千刀万剐,惊骇间,急忙再次催谷,将自身功力逼至极限。
瞬息之间,凌厉无匹的气劲已迫压眉睫。
日月双劲凝聚刀剑之气,以无边锋芒弥补兵刃不足,更融合成一股无坚不摧的混沌气劲,惊天动地而来。
轰然一声巨响。
双方交接一瞬,绝无神的护体真气当即应声崩碎。
“啊——”
伴随一声凄厉惨叫,不灭金身—破!
绝无神倒飞而出,速度之快,力道之猛,犹如炮弹般将身后高台洞穿。
砰然一声,四分五裂。
与此同时。
滔天气劲爆发,余波席卷四周,顿时烟尘四起,飞沙走石。
九九金仙 公子超
在场被擒的中原武林高手,身中剧毒未解,不及闪躲。
千钧一发之际。赫见无名挺身而出。
火麟剑出鞘,剑锋斜指苍天,骤然爆发出一股磅礴剑意,化为万千剑气交织,严如密网铺天般将众人守护在内。
商女千月 九辰月
烟尘散去。
三分校场中已然遍地疮痍,除了无名和中原高手所在的位置,再无一处完好之地。
農 門 悍 女 掌 家 小 廚 娘
而绝无神则被掩埋在了倒塌的高台废墟之中。
无名见状,不由暗自思忖起来。
“此招威力之强,只怕已不在万剑归宗之下……”
他身后的众高手,亦无不为之瞠目,震撼万分!
有人惊呼道:“世间竟会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武学,简直令人不敢相信,绝无神这次必败无疑!”
“咔嚓!”
那人话音未落,高台碎木中,绝无神猛地飞掠而出。
只见他血染全身,所穿盔甲也已支离破碎,再没了方才那不可一世的猖狂。
绝无神怒视任以诚,仿佛一只残狼,脸上神色震怒更震惊。
任以诚双手一招,远处插在地上的争锋和绝世好剑,锵然一声,自行飞回入手,凝神戒备。
他记得似乎不灭金身的超绝防御,需要极其庞大的内力来催动。
如今金身被破,绝无神的功力便可集中一处。
重生之捉鬼大师
如此之下,杀拳若再次出手,势必威力倍增。
由不得任以诚不小心。
“噗……”
绝无神突然一口鲜血喷出,扑通一声,单膝跪地,像是身子被抽空了气力。
轮回大劫主
任以诚略显诧异,一时不明,不过这倒也不妨碍他痛打落水狗。
“怎么样,我这两下子还行吧?你不是喜欢笑么,你特么倒是给我接着笑啊。”
绝无神咬牙切齿,目呲欲裂,强要出手,但只稍一动念催运真气,登时便感气血翻腾,五内如绞。
无名缓步而来,沉声道:“他被你硬生生将金身打散,经脉脏腑尽皆遭受重创,没几个月的时间调养,休想再动用内功。”
绝无神冷哼一声,正欲开口,却忽然听闻不远处,风、云和十大气忍的战场传来了动静。
只见十人掠空而起,叠罗汉般竖列排开,纷纷掌抵前人后背,连成了一线。
却说风云在断情居的数日间,无论内功还是招式,均进步斐然,堪称一日千里。
眼下,面对十大气忍,两人凭借一刀一剑,以少敌多,竟是压得对方难占上风。
最终逼得他们不得不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十气归元!
此招的精髓,便是可将他们毕生所修练的大日紫气,尽数集中在一人身上,超乎百年的功力,威力可想而知。
十大气忍同气连枝,雄浑真力逸散而出,势头之猛烈,如日中天。
“风!”步惊云断喝一声。
“云师兄,好!”聂风随即响应。
仿佛是天生而来的默契,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心有灵犀,话音落下一瞬,乍见寒芒爆闪。
雪饮横空,风无形兮招无相。
无双起剑,云无常兮势无定。
金丹传 淮南居士
“风云合璧,摩诃无量!”
两人爆喝惊天,旋身而起,同时将手中刀剑不断相互撞击,迸发出如雷巨响,声震九霄。
更引得天象再变,卷动天地之气,凝聚出一道通天彻地的龙卷风,生生不息,不断增强。
正是风云天上起,一招天地应!
十大气忍见状,不敢轻忽,大日紫气蓄势而发。
轰隆!
磅礴紫气与摩诃无量交锋,碰撞之声响若晴天霹雳。
十大气忍联手之下功力虽强,然则人力有穷尽,终究难以抵抗风云合璧的浩瀚天威。
恍惚间,只觉眼前怒海翻腾,在紫气崩溃一瞬,十人不及反应,几乎在同一时间,纷纷身形爆碎,化成了一阵血雨飘洒而下。
任以诚眉头一挑,哂然道:“这回你彻底没戏唱了吧。”
“的确,但可惜你还是杀不了我。”绝无神的脸上蓦地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
就在这时,三分校场外,两道人影急掠而来。
“云师兄,我和猪叔叔找遍了天下会,还是没有找到楚楚。”第二梦面露焦色。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步惊云神色一冷,霍然转身看向绝无神。
“我妻子人呢?”
绝无神狂笑道:“放心,她没事,只不过是正前往去东瀛无神绝宫做客的路上而已。
其实我不是天才 ben
要是不想她一尸两命的话,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哦对了,除了步惊云的妻子之外,还有你们中原的皇帝也在我邀请之列。”
“什么?”
步惊云又惊又怒,身上不觉间已散发出了有如黑雾般凝若实质的杀气,令人望而生畏。
无名亦倍感震惊,暗道不妙。
一众中原武林高手则已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任以诚翻手化去刀剑,目光陡沉,森然如水。
“你想离开随时都可以,但你记住,转身逃走时,你的背上将从此烙印上我飘萍无迹任以诚的大名,终生,永世!”

v1zxs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txt-第三十九章 至極之極!看書-vyqeu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天堂有路,地狱无门!正好,今日老夫就将你们一并都解决了,彻底粉碎中原武林的希望。”
绝无神凝视三人,面带冷笑,眼神睥睨,极尽嚣狂。
任以诚似充耳不闻,来到无名身旁,问道:“前辈,你情况如何?”
“我已恢复三成功力,当可助你们一臂之力,但愿合我等四人之力,能可打败绝无神,拯救神州安危。”
无名脸色沉重,显然是对不灭金身忌惮非常。
任以诚眉角一扬,笑道:“三成么?前辈,此战就有劳你给我压阵吧,我已经想到破他金身的办法了。”
“哦~”无名略显诧异,眼见任以诚胸有成竹,心中虽有疑问,却也不再多言。
“绝无神,你的死期到了,交出我妻子,留你全尸。”步惊云目光如剑,杀机毕露。
“就算侥幸让你们恢复了武功,废物也还是废物,杀你们,何需老夫亲自动手,绝地,天行,给我杀了他们。”
绝无神蓦地一声令下,在场众多鬼叉猡中,两道人影随即飞纵而出,分别向聂风和步惊云扑了过去。
看样貌,赫然正是当日在七重地狱中那两名高手!
两人身法速度绝伦,凌空挥拳蓄势。
电光石火间。
绝地已攻至聂风身前三尺,却忽见眼前一花,聂风竟消失无踪,紧跟着就感觉头顶有猛烈劲风轰然压下。
地下风暴
“下去。”
聂风以高绝轻功闪至绝地上空,轻喝一声,‘风中劲草’已重踏而下,击中绝地后颈。
蓬!
一声巨响,绝地如被巨石砸中,整个人陷入了地面之中,颈椎断折,当场气绝。
与此同时。
天行亦已逼近步惊云,但他拳劲未及出手,就见步惊云已抢先发动了攻势,随手一掌拍出,‘流水行云’夹杂麒麟火劲,画出一道玄奥的轨迹,砰然正中天行胸口。
嘭!
血雾如雨,自天行后背喷涌而出,人未落地便已命丧黄泉。
任以诚见两人出手如此利落,不甘示弱,右掌一抬,对着宫本猛隔空虚抓,骤然生出一股磅礴吸力将其拉扯了过来。
宫本猛骇然大惊,不及反应,已落入任以诚掌中,旋即就觉头顶剧痛传来,双眼一黑,跟着便失去了意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无名见状,不由暗自吃惊。
且不说任以诚,风、云二人的修为高低如何,他是了如指掌。
但眼下所见,两人皆是突飞猛进,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比以往高明出了何止一筹。
任以诚缓步上前,眉宇间满是按耐不住的雀跃之色。
“绝无神,该我们了,皇城一战未能尽兴,今天看我如何当着天下武林的面,破你杀拳,灭你金身。”
“任兄,雪饮给你。”聂风说着就要将背后宝刀解下。
“不用,我自有办法。”任以诚笑着摆了摆手,彰显出十足的信心。
“好大的口气,老夫就先杀你,再杀无名,看看到底是老夫的拳头硬,还是你们的骨头硬,气忍,给我出手,杀掉风云。”
绝无神夷然不惧,又是一声厉喝,场中立时掠出十道衣着打扮相同的身影,将聂风和步惊云团团包围。
这十大气忍来自东瀛紫气宗。
摸金天师
兽人之雌性难为
多年前,他们初出茅庐,为求扬名立万便以性命为赌注,挑战绝无神的不灭金身,却落得战败收场。
绝无神不杀他们,反而要求这十人替他做一件事作为交换。
十人自然不会拒绝,可绝无神在东瀛可谓如日中天,他们为了这件事,一等就是十年。
直至今日,终于有了他们的出手的机会。
十人心知风云不可小觑,当即同时催运功力,形成一片庞大的气场将两人笼罩在内,意图限制他们的行动。
十人所修习的乃是紫气宗的绝学《大日紫气》,以功力雄浑著称,更凌厉霸道,一经出手,顿令风、云感到压力袭身。
锵然一声,雪饮出鞘。
银芒照眼的刹那间,十大气忍猛觉一股刺骨寒气透体而入,不由心神一凛,又再加了三分警惕。
步惊云亦随之有了动作,气走全身,双臂散发出如烈焰般的热气,整个人更如同一柄利刃,剑气横生。
十大气忍心有灵犀,见此情形,果断决定先发制人。
正欲出手之际,不料一声惊天巨响从天下会深处传来,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错愕间,就见两道匹练般的赤色虹光破空激射而来,“铛、铛”两声,插在了步惊云的身前。
嗡——
伴随一阵轻吟,虹光散去,现出了里边的庐山真面目,赫然竟是无双剑和火麟剑。
步惊云不禁面露喜色,抬手拔起无双剑,周身剑气沛然,顿时气势大增。
任以诚信手一招,将火麟剑吸入手中,头也不回的抛给了身后的无名。
“受死!”
绝无神陡然暴喝一声,身形闪电冲出,起手便是‘杀心’,拳劲如雷,直取胸腹。
他知道任以诚清楚他金身弱点所在,哪还敢坐视对方先行出手。
任以诚猛吸一口气,运转虚空灭,提元纳劲,‘霸王殛’凝势于拳,悍然迎了上去。
两道惊人神力相互碰撞,顿时气浪翻涌,地裂三丈,强如无名也被逼得连连后退。
二度交锋,两人均心知对方实力,试探已无必要,出手即是全力。
但熟料,这完全相同的一招之下,较之上次却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绝无神一拳击出,哪知对方拳劲此番居然更胜一筹,瞬间将‘杀心’的劲力震散。
“你的功力?!”绝无神惊怒交加。
任以诚笑而不语,‘狼王印’紧随而出,化拳为掌,势若灵蛇蜿蜒缠绕而上,锁住绝无神手腕,翻手一拧,错身来至其背后,起脚直踢膝后腿窝。
“咔”的一声。
绝无神已单膝跪地,压碎一片砖石。
猝不及防间,却见任以诚攻势未绝,身形一转,再度来到绝无神面前,一脚正中小腹,在他不禁弯腰的一瞬,任以诚的膝盖又狠狠撞击而来。
霎时,剧烈痛楚自下颚蔓延,绝无神的头颅高高扬起,任以诚的连绵攻势也终至尽头。
砰然一声。
他重掌贯劲,印在绝无神眉心顶门之上,将其头颅嵌进了地面之中。
“所谓杀拳,不过尔尔。”
任以诚语带讥诮,话音甫一落下,忽听绝无神一声怒吼,浑身隐泛金光,爆发出一股雄浑气劲,竟硬生生将他的手掌弹了开来。
“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
绝无神称霸东瀛,何曾被人如此轻视,心中已然充满了难以言表的屈辱,厉喝声中,杀拳第二式‘杀神’含怒出手。
这是他专门为对付无名所创的一拳,意在毁灭对方的武林神话。
拳劲卷起一股浩猛无比的罡风,沛然向任以诚暴轰而去。
“皇者号天令!”
任以诚双臂一振,挥划间虚空灭极招上手,犹然不闪不避,直面硬撼而上。
轰!
两股旷世无匹的力量交锋,爆出闷雷巨响,澎湃气劲更有如浪涛般翻涌回旋,席卷四周。
在场众人躲避不及,无不感到呼吸困难,耳鼓也被震的隐隐作痛,呼声遍地。
唰!
但见一道人影倒飞而出,断线风筝般坠落在地。
“哈哈哈……老夫的金身不死不灭,你打不败我的,没有人能打败我!”
龙战于野
绝无神站起身来,纵声狂笑,虽然略显狼狈,但身体依旧无甚大碍,战意丝毫不减。
“小子,纳命来!”
极品辣妈不好惹
绝无神在任以诚手中连连受辱,已然是恨之入骨,怒喝声中,提聚毕生功力,使出了杀拳的第三式——‘杀绝’。
倏尔,劲风翻涌。
醉眼天下
龙魂战帝
只见拳影滔天,密如狂风暴雨,快若风雷迸发,悍猛似崩天裂地的一拳,誓要将任以诚赶尽杀绝。
“刀!”
地狱的13张契约 地狱中的废物
任以诚沉声一喝,身后争锋应声而动,自行拔起,飞入手中,旋即掌刀同运,乍见寒光瞬闪。
武修成圣
乃是极招之后的至极之招,携无与伦比之势猛然暴绽而出。
极星辰,穷轮回,尽虚空。
皇世经天,三诀合一!
至刚至柔,至快至巧的一刀,蕴含浩瀚若海的经天皇气,化作一道凛然刀光,恍若九天飞瀑,雄势挥斩而下。
在领悟出三元归一的奥妙之后,他也终于成功堪透了皇世经天宝典的最高层次。
刀光过处,似惊虹掣电,‘杀绝’拳劲顿如波开浪裂,砰然溃散,更余势不衰,正中绝无神胸膛。
“噗……不可能!”
绝无神口中鲜血狂喷,目呲欲裂,难以置信自己最强一招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震骇同时,就听一阵“咔嚓”声响,身体更感受到一股撕裂般的剧痛扩散开来。
冲出云围的月亮
他低头看去,赫见衣衫破碎,身上所穿盔甲也已遍布裂纹。
绝无神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忽然狞笑了起来。
“差一点儿,就只差那么一点儿,可惜你的刀没开锋,废铁就是废铁,纵然破了我的杀拳又如何,你还是奈何不了我,哈哈哈……”
任以诚哂然一笑,刀交左手,右掌一翻,化出了绝世好剑。
“你得意的太早了,最好吃的东西当然要留到最后再解决,我要把你引以为傲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打碎,这样才够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