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起點-第119章 不用學了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苏宝儿带着几位少爷在赌石坊上了两天课,成天早出晚归,不见人影,逼得李氏特意起了个大早,才成功堵到了苏宝儿。
“今天跟我一起学规矩去。”
“我都会,不用学。”苏宝儿边说边往外走,企图蒙混过关。
但李氏的动作更快,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人拽住。
“你是我生的,几斤几两还能瞒得过我?还剩几天就成亲了,你好好学学,人家常说临阵抱佛脚,不快也光,我也没别的要求,只要面上能混过去就行。”
李氏苦口婆心地劝道。
她问过柳婆婆,成亲当天从花轿下来到喜堂这段要宝儿走,还有闹洞房时要喝合衾酒,所以宝儿至少学走路和喝酒的仪态,这对她来说很简单。
但前提是不能用这副吊儿郎当的态度。
“我今天约了人,明天再说成不?我明天一定在家。” 苏宝儿讨饶道。
皇上万岁
琳琅阁的初步装修完成,她和风行商议好今天一起去看效果,而风行讨厌别人迟到。
李氏紧紧拽着宝儿:“这事儿没得商量,你什么时候学会,我什么时候不管你!”
别的事都可以随她的性子,但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她必须认真对待。
苏宝儿放弃了抵抗,因为和自家娘亲掰扯不清,不如用实际行动证明一下自己。
“你能不能上点心?你要嫁的是皇家,多少眼睛盯着你,想看你的笑话,皇家办事也不讲究,说赐婚就赐婚,都不问问爹娘的意见,我天天愁得睡不着!”
在李氏的唠叨声中,苏宝儿一路疾走。
这几年她娘越来越像奶奶了,唠叨的功力渐长。
主院。
林氏和肖氏正在和柳嬷嬷练习走姿。
“你们先停一下,嬷嬷麻烦你看看我的仪态,看有没有学的必要。”
苏宝儿扬声喊道。
柳嬷嬷带着林氏婆媳不急不徐地走到苏宝儿面前,眉头轻蹙着说道:“您如此大声喧哗,已经犯了不顾形象的大忌,你出门应该侍女,由她们负责传话。”
要换到正规场合,她这么吆喝,脸早丢尽了。
苏宝儿撇撇嘴,不是还没开始吗?
不过她懒得反驳,只一瞬间整个人的气质就提升了几个档次,成了温文尔雅秀丽端庄的大家闺秀。
她莲步轻移,几步之后行福礼,又坐下端茶轻抿,每个动作都优雅至极。
苏宝儿见其他人都早震惊中,她一溜烟跑了院子。
李氏咬牙说道:“刚想夸她两句,没成想定性这么差!娘,你说怎么办好?”
都火烧眉毛了,怎么还不知道急?
柳嬷嬷恭敬地说道:“二夫人不用担心,苏姑娘仪态和礼仪都不可挑剔,难怪能入了皇上的眼,以后可了不得。”
她收了苏家的银子,自然尽心教导,但心里没把苏家当回事儿。
她在深宫多年,见多了飞上枝头的麻雀,但没一个长久的,因为麻雀见识和眼光有限,跟皇上根本聊不到一处,等过了新鲜期,就会被抛之脑后。
做宠妃尚且如此,做皇子正妻就更难了。
礼仪举止有正室的气度,要管好中馈,处理人际关系,这些小门农女很难胜任。
估计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架空,甚至暴毙而亡。
但见到从苏姑娘认真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错了,她聪慧平和,不输于京中任何一个贵女。
苏家女眷松了一口气,连柳嬷嬷都夸,说明她没有问题,就由着她吧。
另一边苏宝儿掐着点和风行兄妹会和。
琳琅阁新选的地方面积很大,有上下三层,一楼是珠宝饰品和小摆件,二楼是胭脂水粉,三楼是服装布料,能满足女子日常穿戴所需。
“宝哥,你太厉害了!我终于明白你说的一站式服务了!”风娘眼睛泛光,对苏宝儿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如此规格,琳琅阁重新开业之日就能代替金玉轩的霸主之位。
“哥,张岚那边有消息了吗?” 风娘急切地问道。
这次首饰中满绿翡翠和珍珠是重头戏,翡翠由她哥负责,已经准备就绪,就差张岚了。
风行淡定地说道:“她的设计繁杂些,还需静候些日子,而且服饰那边也要靠宝儿的全缂丝嫁衣打响名声。”
缂丝工艺即织锦时采用通经断纬的方法展示图案,使得图案和布料在同一平面上,且正反两面图案相同,十分华贵。
“全缂丝?那是什么样子?”
风娘羡慕得不行,一寸缂丝一寸金,全缂丝的嫁衣得多少银两啊?
苏宝儿抿唇一笑:“我也很期待。”
无敌黑枪
也期待陆云深见到她穿上嫁衣的模样。
风行心里有一丝落寞,他治好强迫自己看琳琅阁的布局。
“三楼稍显空旷了些,要不再设置些休息区?”
苏宝儿摇摇头:“我觉得贵宾区比较好,并设立专门的通道,这样私密性好,很适合权贵人家的女子。”
“宝哥的提议好,我多招些人,做到一对一服务,争取来一个就配齐一身的行头。”
……
三人畅所欲言,很快确认了要改进的地方。
剩下就是静待花开了。
中午他们在醉仙楼解决午饭问题,没等上菜,掌柜喜气洋洋地禀报:“东家大喜啊!皇室的采买想将醉仙酿选为贡品!”
醉仙酿成了贡品,东家小酒仙的名头就更实至名归了。
“拒了。” 苏宝儿的反应甚是平淡。
“拒……拒了?”
掌柜怀疑耳朵坏了。
各家都把成为贡品当做无上荣誉,怎么到他这儿东家还主动往外推?
“他们给钱吗?”
掌柜摇摇头,按理说该给,可敢收的没几个。
“你觉得醉仙酿名声不够?”
掌柜摇摇头,醉仙酿早名满天下,而且因为工艺繁琐,产量有限,一直都供不应求。
苏宝儿挑挑眉:“那你图什么呢?”
不用图名,又图不上利,凭什么把酒白送出去,是傻吗?
更重要的是做皇位上那位配吗?
掌柜心服口服地拱手:“我这就去办。”
想当选贡酒难,想落选就简单了,找人在采选公公耳边捣鼓几句就成。

9lj6k熱門連載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92章 和你一樣玩女人?讀書-5tmjl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晚饭后苏宝儿换上男装后利落地翻窗而出,没入黑沉沉的夜色中。
半个时辰后苏宝儿到了常胜坊,脸上还带了个青面獠牙的面具。
常胜坊是京城最大的赌坊,夜晚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置身其中开大开小买定离手的声音不绝于耳。
苏宝儿快步走过,因为她来此的目的不是赌钱,而是为了这里的人命生意。
不死相师 龙格师
常胜坊和江湖上的杀手组织一样,都是花钱买命,不同的是常胜坊只杀因家族庇护或实力强悍等原因而得不到应该有惩罚的恶人,而且赏金由常胜坊出。
所以接这里的任务不会有任何心里负担,自己够强大就行。
穿过喧闹的前厅再穿过两道门后再右拐便看到一个偏僻的小院。
苏宝儿才到门口,就被持刀护卫拦下。
“何人?有何贵干?”
苏宝儿亮出令牌,护卫的态度瞬间好转:“失敬,您请。”
常胜坊令牌有黑白金三色,以来人手上的金色为尊,而且整个大兴有金色令牌的仅有五人,个个武功卓绝,智慧超群,他得罪不起。
逆天乾坤
苏宝儿进入院子后管事认出青面獠牙的面具,匆忙跑过来接待:“小老弟,今天什么风把你出来了?”
他眼前的人代号凤,虽然极少出手,但他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凤完成了常胜阁史上最难的任务,即斩杀在逃十年的江洋大盗北鸿,拿到了五十万两赏银。
苏宝儿用沙哑的男音问:“有好任务吗?”
管事摇摇头:“实在是您来得不巧,今儿有个不要命的把活儿都揽了,新任务少说还得等几天,不过你要是缺钱只管说一声,我可以提前支给你,几万两银子不在话下。”
常胜坊素来对有真本事的人极好。
器焰嚣张
因为只要有合适的任务,他们一晚上就能赚数万,不用担心他们还不上。
“一号?”
“要不您上前头去玩玩?或者去灯会,今儿是千灯节,肯定很热闹。” 管事没有回答,他不能泄露任何人的信息。
苏宝儿没继续追问,因为她心里早有答案。
一号很厉害,他出手利落,从无败绩,更让人侧目的是他的勤奋,除了他别人做不出把任务撸干净的事。
离开常胜坊苏宝儿打算去看个灯会。
她轻车熟路地找了地方换上女装,再直奔千灯节的灯会。
大兴的千灯节据说是仙女和凡间一男子相恋,触犯天规,被锁在囚仙塔,夫妻天人相隔,不过男子从未放弃,他每晚点足一千盏灯,点足一千天后终于感动上天,让他们夫妻二人团聚,后人为了纪念他们,就将这天定为千灯节。
这天有情人可以携手出来逛花灯,单身男女也可出来寻觅有缘人。
街上灯火通明,人影攒动,初时还觉得有几分趣味,可走着走着苏宝儿的注意力就到并肩的男女身上,不由得觉得形只影单,胸口泛酸。
苏宝儿抿抿唇,下次见到一号一定和他打一场,最好打得他满地找牙。
鬼神召唤
还有陆云深那货,平常无事天天爬窗,今天定婚期却不见了人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得到了就不珍惜?
好在她也只把他当做提供小蝌蚪的工具而已。
嗯……苏宝儿选择性遗忘了她是因为焦躁才出来,而焦躁的原因便是陆云深没来。
“姑娘,送你。”
一俊俏书生送上一束花。
花都是路边的野花,一点都不名贵,但搭配得很好,能看出他是费了心思的。
苏宝儿摇摇头:“谢谢。”
送花意为追求,被拒绝的书生垂头丧气地离开。
“哎,未来大嫂的人缘挺不错,不过怎么没见大哥?明明一早就告了假,难道不是为了陪你逛灯会?”陆云稷幸灾乐祸地问道。
“表哥,你怎么能往别人伤口上撒盐?”蒋若云嗔道,又满脸歉意地看向苏宝儿,“苏姑娘,你别介意,我表哥是直爽人,不是有意挑拨你们的感情。”
苏宝儿回给俩人一个笑脸,直爽人才不替脑残和白莲背锅。
她的笑落在蒋若云眼里成了强颜欢笑。
“可能离王有别的事。” 蒋若云想了个蹩脚的理由安慰苏宝儿。
“他闲人一个,除了玩女人还有什么事儿?”
陆云稷面露不屑。
“像你这样吗?”苏宝儿弱弱地问道。
庶女狂妃:相府二小姐
风逆干坤 夜落风殇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好一会儿陆云稷才想起维护蒋若云。
“本王与表妹青梅竹马,岂是外面那些野女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你家里的也不行吗?”
苏宝儿化身好奇宝宝,认真地问道。
陆云稷肯定地说道:“那些也是打发时间的玩意儿,男人只爱重正妻!”
圣人言妻者,齐也,足见妻子的地位。
而妾身份低微,不讲究的人家会买卖赠送妾, 等同物品。
“原来如此,你们原谅我出生商户,不曾见过市面,不过我真佩服蒋姑娘的气度,容得下这么多女人,想必日后一定能琴瑟和鸣,夫妻和顺,不像我,要不是我知道离王有事在身,肯定会闹个天翻地覆,谁都别想安宁。”
苏宝儿表现得像个醋精。
“多谢夸奖。”蒋若云的语气有几分生硬,她自觉落了下乘,又补充了一句,“你我同为天家儿媳,想给你一个建议,成亲以后千万不能把家里的习气带到离王府。”
不然到了大场面就丢人,离王能忍她几回?
快穿:皇后只能我来当!
“看我迷糊的,你和秦王定下婚盟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不知道。”
苏宝儿敲了敲脑袋。
大明星爱上我 小小神
蒋若云脸色铁青,她和表哥没有婚约没有赐婚,所以苏宝儿是说她没资格自称秦王妃。
陆云稷瞪了苏宝儿一眼,拉着蒋若云赶紧离开。
“你别听她胡说。”
蒋若云温婉地说道:“表哥不必多言,我明白你的心意。”
史上神级穿越
医品娘子:夫人,求圆房
其实手帕早被捏得不成样子,哪有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夫君呢?
更何况她还知道表哥对两个女人比较上心。
一个是教习宫女,她是表哥的第一个女人,管着秦王府不少事。
另一个是江南歌女,身材窈窕,嗓音动人,表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去解闷儿,堪称解语花。

purwl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討論-第92章 和你一樣玩女人?閲讀-vz95r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晚饭后苏宝儿换上男装后利落地翻窗而出,没入黑沉沉的夜色中。
半个时辰后苏宝儿到了常胜坊,脸上还带了个青面獠牙的面具。
常胜坊是京城最大的赌坊,夜晚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置身其中开大开小买定离手的声音不绝于耳。
苏宝儿快步走过,因为她来此的目的不是赌钱,而是为了这里的人命生意。
常胜坊和江湖上的杀手组织一样,都是花钱买命,不同的是常胜坊只杀因家族庇护或实力强悍等原因而得不到应该有惩罚的恶人,而且赏金由常胜坊出。
所以接这里的任务不会有任何心里负担,自己够强大就行。
穿过喧闹的前厅再穿过两道门后再右拐便看到一个偏僻的小院。
苏宝儿才到门口,就被持刀护卫拦下。
“何人?有何贵干?”
苏宝儿亮出令牌,护卫的态度瞬间好转:“失敬,您请。”
常胜坊令牌有黑白金三色,以来人手上的金色为尊,而且整个大兴有金色令牌的仅有五人,个个武功卓绝,智慧超群,他得罪不起。
苏宝儿进入院子后管事认出青面獠牙的面具,匆忙跑过来接待:“小老弟,今天什么风把你出来了?”
他眼前的人代号凤,虽然极少出手,但他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凤完成了常胜阁史上最难的任务,即斩杀在逃十年的江洋大盗北鸿,拿到了五十万两赏银。
苏宝儿用沙哑的男音问:“有好任务吗?”
管事摇摇头:“实在是您来得不巧,今儿有个不要命的把活儿都揽了,新任务少说还得等几天,不过你要是缺钱只管说一声,我可以提前支给你,几万两银子不在话下。”
常胜坊素来对有真本事的人极好。
因为只要有合适的任务,他们一晚上就能赚数万,不用担心他们还不上。
史上第一方丈
“一号?”
“要不您上前头去玩玩?或者去灯会,今儿是千灯节,肯定很热闹。” 管事没有回答,他不能泄露任何人的信息。
苏宝儿没继续追问,因为她心里早有答案。
一号很厉害,他出手利落,从无败绩,更让人侧目的是他的勤奋,除了他别人做不出把任务撸干净的事。
离开常胜坊苏宝儿打算去看个灯会。
她轻车熟路地找了地方换上女装,再直奔千灯节的灯会。
大兴的千灯节据说是仙女和凡间一男子相恋,触犯天规,被锁在囚仙塔,夫妻天人相隔,不过男子从未放弃,他每晚点足一千盏灯,点足一千天后终于感动上天,让他们夫妻二人团聚,后人为了纪念他们,就将这天定为千灯节。
这天有情人可以携手出来逛花灯,单身男女也可出来寻觅有缘人。
街上灯火通明,人影攒动,初时还觉得有几分趣味,可走着走着苏宝儿的注意力就到并肩的男女身上,不由得觉得形只影单,胸口泛酸。
苏宝儿抿抿唇,下次见到一号一定和他打一场,最好打得他满地找牙。
神在娱乐圈 平魔天惑古
还有陆云深那货,平常无事天天爬窗,今天定婚期却不见了人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得到了就不珍惜?
好在她也只把他当做提供小蝌蚪的工具而已。
嗯……苏宝儿选择性遗忘了她是因为焦躁才出来,而焦躁的原因便是陆云深没来。
現實 世界 的 神奇 寶貝
“姑娘,送你。”
一俊俏书生送上一束花。
花都是路边的野花,一点都不名贵,但搭配得很好,能看出他是费了心思的。
苏宝儿摇摇头:“谢谢。”
送花意为追求,被拒绝的书生垂头丧气地离开。
豪门危情:老公好凶猛
“哎,未来大嫂的人缘挺不错,不过怎么没见大哥?明明一早就告了假,难道不是为了陪你逛灯会?”陆云稷幸灾乐祸地问道。
“表哥,你怎么能往别人伤口上撒盐?”蒋若云嗔道,又满脸歉意地看向苏宝儿,“苏姑娘,你别介意,我表哥是直爽人,不是有意挑拨你们的感情。”
苏宝儿回给俩人一个笑脸,直爽人才不替脑残和白莲背锅。
她的笑落在蒋若云眼里成了强颜欢笑。
“可能离王有别的事。” 蒋若云想了个蹩脚的理由安慰苏宝儿。
“他闲人一个,除了玩女人还有什么事儿?”
陆云稷面露不屑。
“像你这样吗?”苏宝儿弱弱地问道。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好一会儿陆云稷才想起维护蒋若云。
“本王与表妹青梅竹马,岂是外面那些野女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你家里的也不行吗?”
苏宝儿化身好奇宝宝,认真地问道。
九流传 祈美
陆云稷肯定地说道:“那些也是打发时间的玩意儿,男人只爱重正妻!”
圣人言妻者,齐也,足见妻子的地位。
而妾身份低微,不讲究的人家会买卖赠送妾, 等同物品。
“原来如此,你们原谅我出生商户,不曾见过市面,不过我真佩服蒋姑娘的气度,容得下这么多女人,想必日后一定能琴瑟和鸣,夫妻和顺,不像我,要不是我知道离王有事在身,肯定会闹个天翻地覆,谁都别想安宁。”
苏宝儿表现得像个醋精。
“多谢夸奖。”蒋若云的语气有几分生硬,她自觉落了下乘,又补充了一句,“你我同为天家儿媳,想给你一个建议,成亲以后千万不能把家里的习气带到离王府。”
不然到了大场面就丢人,离王能忍她几回?
“看我迷糊的,你和秦王定下婚盟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不知道。”
苏宝儿敲了敲脑袋。
蒋若云脸色铁青,她和表哥没有婚约没有赐婚,所以苏宝儿是说她没资格自称秦王妃。
陆云稷瞪了苏宝儿一眼,拉着蒋若云赶紧离开。
“你别听她胡说。”
蒋若云温婉地说道:“表哥不必多言,我明白你的心意。”
其实手帕早被捏得不成样子,哪有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夫君呢?
更何况她还知道表哥对两个女人比较上心。
一个是教习宫女,她是表哥的第一个女人,管着秦王府不少事。
另一个是江南歌女,身材窈窕,嗓音动人,表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去解闷儿,堪称解语花。